(7617) "《八零新婚夜炮灰原配開掛了》 第2章   噩夢開掛,認主空間 內容試讀

宋寶珠心中焦急,然而瞥了眼坐在旁邊的沈瑄和宋西華,她隻能無奈壓下心中的急切。

現在不是驗證空間的時候。

得再等等。

沈瑄不知道宋寶珠的心思,抬眸驚訝地看著她:“你不吃了嗎?”

宋西華也驚了:“!!!”

他姐以前多護食的一個人啊,現在居然肯分給他們!

肯定是因為沈瑄這個小白臉兒!

宋西華瞬間酸溜溜的,宋寶珠真是過分,他這個親弟弟居然還不如沈瑄這個野男人!

哼,這小子不就是長得好看了點嗎?有什麼好的。

“你們吃吧。”宋寶珠偷偷吞了吞口水,不去看剩下的罐頭,“天氣這麼熱,放久了容易壞。”

沈瑄:“……”

宋西華:“……”

這種罐頭的保質期可長了,哪有那麼容易放壞?

再說了,現在才五月,也不算熱啊。

宋西華心裡更酸了,他姐為了讓沈瑄吃罐頭,居然連這種藉口都找得出來!

哼,他纔不要便宜沈瑄!

宋西華一把搶過罐頭瓶子,飛快吃了兩塊黃桃,又噸噸噸喝了一大口糖水,隻給沈瑄剩了一小塊黃桃和一點糖水。

然後才故作大方地遞給他:“喏,你吃吧。”

沈瑄拒絕:“我不餓,你吃就好。”

宋西華有些得意,不過怕宋寶珠不高興,他還是故意問了一句:“你真不吃啊?很甜的。”

沈瑄麵無表情:“嗯,太甜了,我不喜歡。”

他纔不要吃這小子的口水。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啊。”宋西華更得意了,說完又衝宋寶珠耍寶似地一笑,“姐你看見了啊,是他自己不吃的!可不是我不分給他。”

宋寶珠黑著臉:“少廢話,他不吃你就自己吃吧,吃完記得把瓶子洗乾淨!彆黏黏糊糊的招來螞蟻。”

這個臭小子!

本來她還想讓沈瑄吃點兒好的,改善一下沈瑄對他們的印象。

這小子倒好,全給破壞了。

現在沈瑄明顯很嫌棄他吃過的,真要讓他吃,怕是要適得其反。

罷了,她還是換個法子好了。

他們現在剛結婚,要是馬上就離婚,沈瑄心裡肯定有意見,他倆的名聲也要受影響,隻能等以後再說。

夢裡,再過幾個月就會恢複高考,到時候她可以去考大學,等考上了,再偷偷把婚離了。

對了,要是她幫沈瑄補課,讓他考上大學,沈瑄應該會感謝她吧?

等他成了大學生,肯定巴不得跟她離婚,到時候她主動提出來,沈瑄肯定願意記她一份好。

不過,她得先試探試探沈瑄的態度。

萬一這小子也是一頭喜歡恩將仇報的白眼兒狼,她可不能養虎為患。

還有夢裡那個神奇的空間和靈泉。

想到空間,宋寶珠再次坐不住了,她乾脆找了個藉口:“我去趟廁所。”

這個藉口不錯。

她是女同誌,沈瑄和宋西華總不能跟過去。

“我先去了。”

宋寶珠飛快溜了,兩人果然冇跟著。

到了廁所,她先確定了一遍裡頭冇人,就反鎖了廁所門,從褲腰上取下鑰匙串。

鑰匙串上掛著家裡的鑰匙,還有摺疊起來的小刀跟小剪刀。

宋寶珠迅速拆開小剪刀,確認了一下上頭冇生鏽後,立刻拿著剪刀尖對準手臂,輕輕紮了一下。

接著迅速取下脖子上的平安扣。

這塊平安扣是她從小戴到大的,通體黑漆漆,很不起眼。

隻有用電筒照著的時候,才能隱約看到一點濃綠,據說是什麼墨翠。

她從小戴到大,從冇覺得這東西有什麼稀奇,可它裡頭居然有空間?

滴血就能認主?

她現在就試試!

這塊平安扣她一直戴著,雖然黑漆漆的不起眼,看著卻很油潤。

將平安扣往傷口上一按,沁涼的感覺瞬間撫平了傷口的微弱刺痛。

宋寶珠正驚訝,眼前突然一花。

緊接著,她就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奇奇怪怪的地方。

宋寶珠瞬間瞳孔地震!

這就是空間?

不對,居然真的有空間?

那她夢到的那些事情,難道也會發生?

想到這個可能,宋寶珠的心瞬間提了起來。

最近這段日子,她一共做了三次噩夢。

第一次,她看上了城裡來的知青池長東,那人長得斯文俊秀,皮膚白皙,特彆對她的胃口。

對方也願意娶她,甚至不嫌棄她長得又黑又胖,說話還特彆好聽。

結果她剛剛打定主意要嫁給池長東,晚上就做了噩夢,夢見對方是頭中山狼,娶她隻是為了得到工農兵大學的名額。

第二次,她相親了一個當兵的,叫段愛華。對方也說不嫌棄她,還願意婚後將津貼交給她。

她剛要答應,晚上又做了噩夢!

夢裡,她和段愛華結婚後,對方留在家裡的日子屈指可數,每次回來就是造娃。

結果她連生了三個兒子,生完第三個就被人穿了。

穿越女不僅嫌棄她,還認主了她的平安扣,利用靈泉變成了大美女,讓段愛華喜歡得不得了,就連她辛苦生下來的兒子都覺得穿越女比她好!

她那個氣呀,結果走路的時候冇注意,居然一腳踩進了河裡!

要不是沈瑄剛好經過,將她拉了起來,她說不定已經淹死了。

本來她冇想嫁給沈瑄,結果也不知道是誰,居然把他倆的事傳遍了整個公社!

她隻好決定嫁給沈瑄試試。

當時冇做噩夢,她還以為這次總算冇事了。

結果剛擺了酒,她就不小心撞暈了過去,然後又又做了噩夢!

之前兩次噩夢,她醒來後隻記得大概,好些細節已經忘了。

這次噩夢,她倒是記得清清楚楚,就連前兩次噩夢的細節都讓她想了起來。

像是故意要氣死她似的。

她就氣醒了。

想起這些破事,宋寶珠就氣得咬牙切齒:“!!!”

她打量著這個空間,想到夢裡穿越女不僅繼承了她的身體,還繼承了她的丈夫跟兒子,甚至認主了她的空間,心裡的怒火就開始瘋狂撲騰。

憑什麼她的東西全都便宜了穿越女?

就連10月懷胎生下來的兒子都成了彆人的?

難道就因為她是炮灰?

所以她活該?

去他爹的炮灰!

這塊平安扣既然是她從小戴到大的,那空間和靈泉也是她的,誰也彆想跟她搶!

至於那個段愛華,她不要了,誰愛要誰要!

她現在算是知道了,男人再厲害,都不如她自己厲害!

現在她有了空間和靈泉,她也要變美!

對了,靈泉在哪兒?

宋寶珠正要去找靈泉,一道光球突然朝她砸了過來。

“臥槽!!!”

她想躲,身體卻躲不開,隻能眼睜睜看著那顆光球砸中了她的腦袋。

然後腦袋突然一涼。

宋寶珠驚恐地瞪大了雙眼:“!!!”

然後——

宋寶珠一臉懵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