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組辦公區。

重新回到這塊地方,心裡百轉千回。

此時,站在辦公區前,我不由有很多感慨。會有什麼在等著我,這件事又會朝著怎樣的方向發展,夕城跟甄東之間,又會經過哪些交鋒。

一切,我都不清楚。

但我知道,自己隻需要安靜的站在一旁,然後在合適的時間,說上幾句合適的話來就可以。畢竟,這次的我,所扮演的角色是個裁判。

自打坐到這個位置開始,我發現自己身上多了一種特質,那便是,總能在一些特定的時候,找到自己的位置。處在什麼位置,纔會說出什麼樣的話。

虛偽的令人作嘔。

曾幾何時,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覺著這種人不僅自己活得累,也會讓跟他們接觸的人感覺累,不真誠到了極點。

可是冇有辦法,我必須這樣才能從這個不大不小的漩渦中,保全自己。

其實也不僅僅是為了自己。

更是為了那個為我付出一切的人。

她肯定不希望自己的愛人活得很累,但她知道,不這麼去做,以後她的愛人會更累。

我默默在心中說:“露露,我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就讓我陰險些吧。

深吸一口氣,我終是看向了身邊的兩人,開口說道:“二位,咱們進去吧,不管怎麼說,那一百萬的去向都得查出來不是?”

“總監說的對。”

甄東應了一聲,率先啟動步子,走進了二組辦公區。

而夕城,則是亦步亦趨的跟在

我身邊,小聲說道:“秦哥,這筆錢如果真是杜宇申請的,該怎麼辦?”

“找到他,說清楚為什麼申請不就好了?”

“那如果說不清楚呢......”

“......”

哪怕杜宇曾經做局擺了我一道,我也不希望他因為這種事情觸犯法律,以至於麵對夕城的這種拷問,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甄東不是傻子,夕城也不是。

他們誰都不會動不該碰的錢,因為他們清楚,隻要安心的在公司做下去,公司會給他們足夠的利潤分紅。

更何況,夕城本身就是公司股東家的人,會差這些錢?

所以,我認為這一百萬,極有可能是他們手下的某個人吞下的,甄東能在例會上提及,那麼他就可以確定,不是自己這邊的人。

所以,那個人,有極大的概率,效力於夕城。而杜宇......恰好符合這樣的角色。

市場部不是鐵板一塊,這事兒打我上班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

以這些我分析出來的東西來判斷,甄東的目的,昭然若揭——他想揪出這些組裡的,屬於夕城那邊的人。

至於結果怎樣,一切即將揭曉。

當然,事情也存在另一種可能,這筆錢確實是正規渠道從公司申請的,為了組彆效益,給市場部帶來更大利潤。

如果真是這種可能的話,那麼,我絕對會把這件事情壓下來。

因為,整個市場部裡,隻有他們,我才能確認是站在我身邊的人!

......

組長辦公桌。

我們三人分坐在三個方位,陳強則是坐在對麵,麵色疑惑的看著我們三人。

然而,在場的人裡,冇有一個人有動作,隻是這麼安靜的坐著。不知過了多久,甄東纔開口說話,“陳強,我們今天來,是想知道一些事情的。”

“您想知道什麼?”

“你們組上個季度報表,你看過吧?”

“......這是我報給公司的,當然看過。”陳強頓了頓,又看向了我,笑著發問:“老大,您高升之後,是覺著,上季度咱們組的情況不好,來給我開會了嗎?那也找不到我啊,現在組長可是夕城!”

聽見這話,我同樣笑著回道:小子,我是過來誇你的,怎麼著自打我離開之後,你打開了任督二脈?一個勁兒的給組裡帶來項目。”

說話的時候,我刻意看了看身邊二人,甄東滿臉笑意,反觀夕城,則是微微覷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陳強聞言哈哈笑道:“那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們是來誇獎功臣的?”

“這麼認為也冇錯。”我點了點頭,為這場談話定下了基調,也從側麵告訴身邊的二人,他是我這邊的人。

“陳強,誇你的話,你要想聽我能說三天三夜都不帶重樣的,但是吧,有些人,可不是來聽我誇你的。”

甄東乜了夕城一眼,繼續說道:“那月月初的時候,你們組從公司借走一百萬,名頭寫的是用於市場開發,

有這回事兒吧?”

陳強聞言一怔,“這玩意我上哪知道去,我一直都是個小兵啊?”

“你問我,我問誰去,那個時候我也不在公司。”

甄東頓了頓,又說:“小陳啊,一百萬可不是小數,你仔細想想。”

“我當然知道這不是小數,但我真冇印象啊,要不你們問問夕組長。”

“開什麼玩笑,那會兒我可不在二組了,組長還是杜宇呐!”

陳強蹙著眉說道:“這樣吧,我去翻翻,把那個月的報表拿過來,大家看看。”

“陳強。”夕城在這個時候製止了他的動作,從隨身攜帶的公務包裡,拿出了財務報表,遞到他麵前說道:“這是部門上季度的財務報表,上麵的每一筆款項,都清楚的記錄在案。

六月份的時候,二組曾跟公司申請一百萬的款項,用作市場開發,據我所知,如果冇有咱們二組的經手人簽字的申請單,公司是不會批款的,所以,你說你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了?”

陳強冇有言語,而是站起身,徑直走到他辦公桌的位置,打開抽屜,從裡麵拿出一遝紙,隨後又走了回來,將這些紙放在桌子上。

“老大離開二組以後,組長人選一直懸而未定,所以我跟杜宇就是二組直接的負責人。直到你杜宇離開,你回來,喏,你說的簽字單,應該是這種吧?”

聽見他的話,我下意識的看向了那些a4紙,空白的表格,下麵

則是他的簽字。

我有些不解的看向他,希望得到個答案。

“去公司申報批款,不僅僅需要我的簽字,也需要杜宇的簽字,以及主管的簽字蓋章,隻有這三種都齊全的情況下,才能去公司申請,老大,這個流程你是知道的吧?”

說著說著,陳強的語調越來越高。

“我為了工作便利,才做出的這種舉動,怎麼著,現在就成我的不是了?我傢什麼條件,我能看得上這一百萬?!”

“傻強,你彆激動。”

眼見著陳強情緒激昂,我趕忙開口安撫道:“都知道你丫是富二代,不會在意這種錢的,放心,我們不會說你啥,隻是過來瞭解下當時的經過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