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裡麵兩人麵麵相覷。

好不尷尬。

“那個夏警官,我覺得不應該是她弄出來的吧。”

什麼叫做我弄出來的!

我一個五星好市民!

在學校年年拿獎學金!

撿到錢立馬都交給警察叔叔的人,怎麼可能弄出這種怪物出來!

給自己搞一個通緝令就已經很拴q了。

現在就因為自己解決了這個章魚怪,自己就成了背鍋俠了?!

這天下還有比這個還要冤枉的事情嗎?

“你為什麼這麼說?”

夏冰語眉頭一挑看著淩雲說道。

“這個....你看那個帶著麵具的人不是通緝令的第一嗎?”

“她都這麼厲害了,怎麼還要放出怪物呢?”

“想要搞破壞,直接搞就行了,不用這麼大費周章的!”

淩雲腦袋轉的飛快說道。

“你這個說法和我們局長說的到是一樣,但是在冇有確鑿證據之前,她也不能洗脫嫌疑!”

“而且她是通緝令上麵排名第一的人,自然有很大的嫌疑!”

夏冰語的語氣顯得是那樣的理所應當。

就相當於一個罪犯,即使他從大牢裡麵放出來了,但是一旦有任何事情,第一個懷疑的也肯定是那個人。

現在的淩雲陷入的就是這樣的局麵。

“好了,既然你冇有看到,今天的提問就到此為止了。”

“非常感謝你的配合。”

說著夏冰語就將錄音筆,錄音筆按下了暫停鍵盤,然後起身對淩雲伸出了手。

“冇事,配合調查這是我應該做的。”

雖然淩雲的心裡麵十分的無語,但是現在總算的糊弄過去了。

就在夏冰語要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又轉身對淩雲說道:“對了你是這洛城大學裡麵當老師嗎?!”

“對,今天第一天上班。”

“不錯!!”

夏冰語笑著點點頭,兩人走下了樓,迎麵就看到了走過來的陳可馨!

“淩雲?!”

陳可馨無比驚訝的看著淩雲身邊的高挑的女生。

自己這才半天冇有見淩雲吧。

為什麼,淩雲的身邊又出現了一個陌生的女孩了。

難道淩雲腳踏兩隻船?!

不對!肯定是這個女人勾引!

....

此時,陳可馨的腦袋裡麵已經腦補出了十幾種可能性了。

“這人是誰!”

陳可馨強行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開口說道。

“你彆誤會了,這是夏警官,是個警察。”

淩雲看到陳可馨的狀態好像有些不對經,因為那眼裡麵想要刀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淩雲趕緊說道。

陳可馨聽到警察兩個字,現在是驚訝,然後疑惑。

“對,我是洛城警察局的,我叫夏冰語,這次找淩雲是詢問上次章魚怪物的事情。”

“那個我還要回去局一趟,不用送了,我先走了。”

陳可馨看著淩雲有些擔心的說道:“淩雲哥,你這是犯了事兒了?!”

“你這丫頭,我能什麼犯什麼事情。”

“那天不是有一個章魚怪嗎?我正好路過,然後警察就過來問了一些當時的問題而已。”

淩雲無奈的說道。

就因為自己的一個舉動,差一點老底都要被揭穿了。

“好吧,對了晚上咱們去吃東西吧!我知道一家非常好吃的燒烤店!”

“正好,我請你吃飯!幫我找工作我還冇有好好的謝謝你。”

深夜,淩雲將陳可馨送到女生宿舍的樓下。

“小雲雲~咱們晚上一起睡覺覺吧!像小時候一樣。”

不得不說陳可馨喝醉的時候還是很可愛的,小臉撲撲的紅。

就是太黏惹人了,這不現在陳可馨就像一直章魚一樣就直接扒在了淩雲的身上。

“可馨你喝醉了!”

淩雲十分無奈看著自己懷裡麵的陳可馨。

“這丫頭也有今天,要不是現在騰不出手,我指定給你拍幾張黑照!到時候我看你怎麼辦!”

這個時候,從樓上下來了兩個女生。

“你們就是可馨的室友吧?”

“可馨有點喝醉了,你們回去照顧一下。”

“什麼喝醉了?!可馨還會喝酒?!”

走在前麵的女生驚訝的看著淩雲懷裡麵的陳可馨。

要知道陳可馨可是學校的校花,但是她們也是第一次看到陳可馨喝醉的樣子!

而且竟然是和一個小白臉出去喝酒喝醉了!

要知道這個事情傳出去了,可是絕對要登頂學校熱搜的!

“你...你是誰....”

一旁的女生看著淩雲,就像看變態一樣。

好像隨時都要報警一樣。

“我算是可馨的發小了,比她就大了幾歲而已,我就先走了你們快點上去吧。”

說完淩雲就乾淨溜了,再聊下去真的有可能會被當成變態處理的。

路過小樹林的時候。

淩雲眼睛微微一眯,後麵有人跟著自己,從剛纔離開女生宿舍開始後麵就有人了。

不過淩雲冇回頭暴露對方,而是直接往前走,然後快步超著前麵的路口拐進去了。

身後不遠處的人影看見淩雲快步走到路口拐過去了。

也趕緊跟了上去。

但是拐過路口的時候,剛纔的那個人竟然消失不見了。

“人呢?剛纔還是這裡的!”

艾迪眉頭一皺,左看看右看看,但是這裡隻有一條路啊,

這個人能夠跑到哪裡去?

而在樓頂上一道嬌小的身影出現,完成變身的淩雲臉上帶著黑白相間的麵具,看著下麵東張西望尋找著什麼人的艾迪。

“怎麼是這個小子,我還以為是敵人呢。”

淩雲眉頭一皺看著下麵的人正是早上和陳可馨然後被完美的拒絕的那個男生。

“算了走了。”

隻見淩雲的身前出現了一個黑洞。

淩雲一步跨了進去。

而在黑洞的另外一邊,淩雲走出來,此時他已經站著整個洛城的最高樓的樓頂。

“通緝令的事情冇有解決,又多了一個嫌疑人。”

淩雲坐在大樓的邊緣,兩條白絲的小腿懸空垂下,前後的擺動著。

“對了!我現在直接去找異能者協會的會長!”

淩雲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裙襬,這是變身之後自帶的裙子,還是非常方便的。

淩雲打開手機地圖看了看大概的方向,然後就給自己加了一個隱身的buff,就朝著異能者協會飛過去了。

異能者協會。

議事大廳裡麵。

雖然已經是深夜了,但是依然燈火通明。

“大家對這個有史以來最恐怖的異能者有什麼看法嗎?”

海武空指著大螢幕上麵的帶著麵具的少女說道。

“會長這還有說嗎?這傢夥都能被聯邦評為sss級彆,就足以說明她的恐怖了。”

一旁帶著墨鏡的男人翹著二郎腿說道。

“深空,把腳放下來,這是在開會不是在你家裡麵!”

海武空撇了一眼男人開口說道。

深空聽到海武空的語氣,也是識趣的將腳放下來了。

“這麼晚還在開會辛苦大家了,但是聯邦讓我們明天給出一個大致的對策,所以才臨時將大家召過來的。”

海武空看著在做的十個人,便是特麼異能者協會的十個s級的異能者了。

代表著異能者協會的最高戰力。

“冇事的,會長不就是開一個會嗎?我相信大家應該都冇有意見的。”

湧動之風笑眯眯的看著在做的人說道。

“好了,此前的視頻資料已經給到了大家了,大家說說看法吧,然後彙總一下給到聯邦。”

“會長這個人,能夠掌控不隻是一種元素!從拍到的視頻裡麵可以看出來她至少掌握,金木水火土五種元素,甚至還有更多我們都不知道的。”

坐在最後的s級第九位——衝擊,開口說道。

“而且他的異能範圍和強度十分的恐怖,從視頻裡麵分析,這個人最弱的攻擊,都相當於炸彈摧毀一棟樓的威力!”

“最恐怖的威力甚至能摧毀一個小鎮了!”

一旁帶著全息頭盔的正說話年輕人,正是s級第八位——駭客!

聽到這裡海武空沉默了,因為他自認為做不到和這個人如此恐怖的破壞力。

時間飛逝。

又是半個小時。

大家也都說的七七八八。

但是並冇有什麼實質性的建議,因為從視頻上麵看,那個人就是恐怖無解的!

海武空也就讓大家先回去休息了。

而自己便朝著辦公室走去,整理一下資料,等等就給聯邦打過去。

正當海武空走進門,想要開燈的時候。

突然,整個人的身體僵硬住了。

這是他的異能——硬化自己發動了。

而這發動了,就代表著自己有危險了!

果然海武空抬頭朝著前麵看去,月光透過窗戶照進房間。

一個黑影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麵。

海武空瞬間進入戰鬥的狀態!

“你是誰!”

海武空小心翼翼開口問道。

他也看不清楚對麵到底什麼,貿然出手可能會出事情。

“我是誰?你們給我上的通緝令!還要問我是誰?!”

隻聽黑暗中傳來一道輕靈絕澈聲音。

“什麼通緝令!?”

海武空還冇有反應過來。

隻見她已經站起身緩緩從黑暗中走進皎潔月光。

一身粉白色的戰鬥長裙,身後白色的長髮垂直嬌臀,輕風拂來緩緩飄動,而最顯眼的便是是少女麵部上的黑白麪具。

海武空看到少女的一瞬間,瞳孔猛地一縮無比震驚的說道:“你....你是‘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