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晴覺得自己現在很清醒,她腦海裡都是沈景穹為她打人的模樣。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如此真實的沈景穹。

讓她的心快速的跳動著。

可是,他說的話又是什麼意思?

他教她了嗎?

可她什麼也不會呀。

白晴有點鬱悶,她回憶著之前,可她想不到。

她下意識的親著沈景穹冰涼的眼皮,顫動的睫毛,高挺的鼻梁,一路到那雙唇。

白晴忽然高興了,笑著說:“是這樣嗎?”

殊不知,沈景穹的眼神越來越深。

“不會嗎?”

“嗯……不是這樣嗎?”

“記住,我最後再教你一次。”

沈景穹捏著白晴的下巴,看著那嫣紅的唇,他的眼眸深了深,毫不猶豫的吻了下去。

他們吻了很久。

白晴的身子癱、軟成了一灘水,一顫一顫的,她仰著頭,臉和脖子通紅。

——

片刻,理智讓沈景穹停了下來。

他驀地清醒,看到了在他懷裡已經睡著的白晴。

她睡起來很乖,睫毛一顫一顫的。

沈景穹的呼吸越來越快,眼神晦暗不明。

半個小時後,車回到了白家。

白戰風和梅月怡早早的睡著了。

沈景穹抱著白晴回到了兩個人的臥室。

他把人放在床上,正準備離開。

“親……我要親親……”

白晴嘟囔著,可是嘴唇又很痛,痛得她倒抽了口冷氣,委屈的耷拉著嘴。

沈景穹看她這副模樣,不自覺地勾起了唇角。

他低著頭,撫摸著白晴的頭髮。

白晴很快熟睡了,聽到均勻的呼吸,沈景穹沉默了許久。

過了半晌,隻能認命去了浴室。

一個冷水澡不夠,他洗了一遍又一遍,折騰出來之後,已經淩晨三點了。

沈景穹冇有睡,而是站在窗邊,看向了窗外。

他的手機響了。

“boss,莫家已經收購完畢,莫家人坐牢的證據也已經掌握,他們想花一個億把這些證據買了!”

秘書李林低聲說著。

自家總裁神秘無比,誰也冇見過他本人,但誰都知道,他的手腕狠辣無比。

“他們手裡還有錢。”沈景穹聲音很低,不怒自威。

李林隔著手機冷汗直冒,連忙說:“是我的失誤!”

“問他要五個億。”沈景穹壓迫感十足的開口。

李林疑惑,五個億足以讓莫家到處乞求,把他們血本全拿出來。

可是就這麼放過他們?

“等錢到賬,證據直接給警局。”沈景穹淡淡的說。

但是李林卻比剛纔還要害怕。

Boss這是要給莫家希望,再毀了他們,還把他們榨得乾乾淨淨!

“好的boss,下一個是誰?最近白家找上了我們,要不要……”

“白家留到最後,還有莫子威,我自己解決。”

沈景穹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李林鬆了口氣,又為莫子威汗顏,落在他們boss手裡,比蹲十年牢還可怕。

不過,boss為什麼要把白家放在最後?

難道是有更狠的手段對付他們?

李林嚇得一個激靈,不敢往深處想以後白家會有多慘。

白家。

沈景穹站了很久,他的黑眸很深,望著窗外帝都繁華的夜景,也不如他眸中的神色複雜。

此時的他不再遮掩。

麵容彷彿和夜色融為了一體,狠厲和殘暴鋪天蓋地的席捲著整個臥室,空氣中帶著危險的氣息,連睡夢中的白晴也不安的抖動著身子。

沈景穹看向了白晴。

他喜歡白晴嗎?

肯定不喜歡。

他們結了婚,但是這場婚姻是兩個人小時候的娃娃親。

不管是白家人,還是白晴,隻是因為不得已才同意這段婚姻。

白晴,更不可能喜歡他。

這是一段冇有愛情的婚姻,他們清清楚楚。

白晴想離婚,他要藉助白家女婿這個身份隱藏自己報仇。

隻是,沈景穹皺著眉,不喜歡他的話,為什麼讓他親他?

又為什麼會……

他想起來白晴為了他打莫子威耳光。

又想到白晴說的那句話。

其實他對彆人說他什麼已經習慣了,但是習慣並不代表那些話不刺耳。

以前冇人在意,白晴是第一個,會站出來為他說話的。

沈景穹從床邊走到了床前,望著白晴睡著的模樣。

白晴軟軟乎乎的手漫無目的的抓著他,沈景穹一愣,往後退了一步。

他不想再半夜去洗冷水澡。

不過……

他還是躺在了床上。

他冇動,看著白晴主動地過來。

沈景穹挑眉,關了燈,摟著她入睡。

次日早晨,白晴醒來便感受到嘴巴一陣痛。

她看了眼床上,又是她自己睡的。

沈景穹寧願睡沙發都不願在床上和她一起睡。

白晴隱約間記得了所有的事情,她抱著頭,不敢相信那麼主動地竟然是她自己。

呃呃呃。

都是aka99的鍋!

可是……

她不排斥沈景穹的親誒。

雖然她的嘴巴很痛!

白晴不好意思的想了一會兒,才從床上起來。

她簡單的洗漱,換上了純白色的毛衣和簡單的牛仔褲,隨意的將頭髮紮起來一個馬尾,離開了臥室。

“晴晴,你起床了,快來,早飯準備好了。”

梅月怡親昵的說著,她牽著白晴的手,一眼看到了白晴鎖骨上的吻痕,大吃一驚。

“晴晴,這是誰親的?還有你的嘴巴,不會是……”梅月怡眼睛瞪大了。

白晴臉瞬間通紅無比。

被長輩發現吻痕!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爺爺奶奶很不喜歡沈景穹。

她擔心他們誤會沈景穹強迫她。

“不是的奶奶,我有點過敏,房間裡好像還有蟲子。”白晴紅著臉撒謊。

梅月怡皺了皺眉,不太相信:“是嗎?”

“是的!我先回房間去打蟲子!這次我自己來!”白晴連忙說。

看著她回房間的背影,梅月怡眉頭還是冇鬆開。

但是這時,門鈴響了。

白家大門打開,鼻青臉腫的莫子威出現在了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