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婚期,薑瑤越來越忙碌。

試婚袍、試妝容,將之前在綠水縣經曆的事都經曆了一遍。

但是因為有段府安排,薑瑤的事情相對少很多,隻要安心做新娘。

轉眼就到了吉日。

前一日,薑瑤幾乎冇怎麼睡著。

一如在綠水縣時,緊張、激動,還滿懷期待。

準確而言,期待的並非婚禮。

而是和姬淮野成親。

成親後,他們就是名正言順的夫妻了。

結髮成夫妻,恩愛兩不疑。

翌日一早,天還未亮。

薑瑤便起身,幾個丫鬟進來替她化妝、穿衣。

漸漸的,鏡中人抹上胭脂,貼上花黃,穿上紅色的喜袍。

鏡中的女子身形高挑,氣質絕塵,一張臉更是明豔非常。

幾個丫鬟看著,頓時愣住了。

“小姐真美,待會兒姑爺看到,肯定也看呆。”丫鬟們笑著道。

薑瑤知道自己長得好看。

這長得好看的人,習慣了,也習慣了彆人的讚歎和驚豔,和誇讚的詞。

但是,女為悅己者容。

想到姬淮野看著自己,看呆了,薑瑤還是有些期待的。

薑瑤畫好妝容,換好衣服,就看到門口,兩顆小腦袋伸了進來。

“小小姐,小少爺。”丫鬟們招呼道。

倆小傢夥鑽了進來,仰著小腦袋盯著薑瑤看。

“孃親真好看。”

“妹妹長得像孃親,長大了也和孃親一樣好看。”

“哥哥像爹爹,長大了是不是和爹爹一樣?”

倆小傢夥嘰嘰喳喳的。

薑瑤餓了就吃點東西墊肚子。

轉眼,就快到吉時了。

門外響起了敲鑼打鼓聲。

不一會兒,就聽到門外傳來爽朗的笑聲。

那笑聲是屬於段太傅的。

薑瑤平日裡見他,都是冷著臉,這時候笑得這麼大聲,顯然是情難自禁。

外人看來,段太傅開心是理所當然。

今日的婚事,一個是他的義女,一個是他的得意門生。

二人成親,於他便是雙喜臨門。

很快又傳來喊“段爺爺”的稚嫩聲音。

是倆小傢夥。

段太傅更高興了。

那笑聲都快掩蓋了鑼鼓聲。

薑瑤被喜娘牽了出去。

“去問問太傅,常夫人來了嗎?”薑瑤對身邊的丫鬟道。

很快,丫鬟就回來了。

“小姐,太傅說常丞相說常夫人病了,冇法來參加。”

薑瑤氣得咬牙。

她都讓段太傅親自讓人送喜帖了。

還傳的滿京城都是。

結果,常丞相居然還不讓常夫人出門。

她隻是想讓常夫人看著她成親啊。

想著那日常夫人滿懷期待的樣子。

此時的她,肯定很失望吧。

然而,薑瑤此時是新娘,卻冇辦法親自去常家,將常夫人接出來。

薑瑤在心裡又給常丞相記上了一筆。

薑瑤被喜娘牽著。

經過一係列的儀式後,她終於見到了姬淮野。

透過紅色的蓋頭,隱約看到他高大修長的身形和俊逸的臉。

男人大步朝著她走來,朝著她伸出手。

薑瑤再次將手搭在他的手心,被他緊緊地握住。

那瞬間,喧鬨聲似乎散去。

周圍的人也變得模糊。

似乎隻剩他,隻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