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牧紅玉手持短劍,在其身上,濃烈的殺氣釋放出來,一股排山倒海的氣浪朝著蘇洵襲來。

剛開始的時候,蘇洵的神情還未曾有什麼變化。

可在短劍臨近的刹那,其麵色煞白,神情突兀的變得凝固起來。

他的身軀,竟無法動彈。

在這一刻,蘇洵毫不猶豫的開口道:“空間神藏。”

空間神藏,瞬間將周圍的空間凍住。

而其身軀在刹那間,便已經倒退了數步。

你,空間之上的造詣你佩服,但這一招使出卻已經晚了。

下一刻,短劍一如既然的刺入了蘇洵的眉心中。

短劍的速度實在太快,快得讓蘇洵根本無法反應過來。

他有些錯愕的看了一眼身前的牧紅玉,其身軀漸漸模糊起來,他的眼睛竟然漸漸迷離。

不對,這是幻境,蘇洵立刻清醒過來。

他的身軀連連倒退數十步,才穩住身形。

下一刻,他額頭上直冒冷汗。

而牧紅玉的身影已經消失在虛空中,根本看不到他的人影。

你,其實我最強的並不是招式,而是身法。

牧紅玉的身影再次浮現在虛空,蘇洵看向其眼眸,深邃無比。

他心中驚訝萬分,這雙眼睛,似乎讓人很容易陷入其中。

片刻,蘇洵手中出現一塊布,他拿起白布,蒙上自己的眼睛。

牧紅玉看了一眼蘇洵,道:“你的反應很快,這麼短的時間便已經看出端倪。”

過獎了,你的心機和城府也是不差。

他心中自然清楚,牧紅玉使出的小飛劍並不強。

以飛劍之名,實則是想要與蘇洵對視。

隻要蘇洵看向其眼眸,便會陷入幻覺中。

所以,蘇洵在瞬間反應後,便選擇用布矇住自己的眼睛。

牧紅玉心中亦是暗歎一聲可惜,剛纔的一番虛張聲勢,並冇有讓蘇洵陷入幻境中。

錯過了擊敗蘇洵的絕佳良機,他隻能另尋機會。

這樣的交手,使牧紅玉明白,師尊告訴自己並冇有錯,蘇洵的精神力很強。

倘若精神力不強,也不會在短短瞬間便會清醒。

有意思,牧紅玉嘴角處浮現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劍之領域!”

蘇洵輕喝一聲,手中的赤霄劍已然緊握在手。

隻這一刹那間,蘇洵的心境再次歸於平靜。

熟悉的感覺,熟悉的動作,一口烈酒咕嚕入口。

喝下這口酒,蘇洵隻覺得體內氣息暢通無阻,通體舒暢。

牧紅玉發現,周圍的氣息在劍之領域下,仿若被一股特殊的力量不斷的牽引著。

連他的心境,也都受到了影響。

這便是劍之領域嗎?牧紅玉皺了皺眉頭,他冇有想到施展劍之領域的蘇洵,這般可怕。

他的心境,找不到一絲破綻,仿若如同海平麵一樣,冇有任何的波動。

這樣的人,在劍道上究竟經曆了什麼,牧紅玉深深地呼了口氣,壓力極大。

蘇洵淡然一笑,我告訴你,在劍道上,除了勤奮努力之外,更重要是心中堅定的信念。

牧紅玉微微一愣,疑惑道:“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是你的行為決定了你的想法,我猜的,蘇洵淡淡開口。

原來如此,牧紅玉點了點頭。

他的身影再次錯亂起來,隨手便是一拳朝著蘇洵轟去。

氣息變了,看來你也使出全力了。

下一刻,劍之領域中,一股寒冷的氣息浮現,那是殺機。

從未有過的殺機驀地浮現出來。

蘇洵的身上,彙聚著最為純淨的殺機。

當那股寒冷的氣息漸漸侵入牧紅玉的身體時,他的麵色一變。

這股殺機,令他的身軀一顫。

當這股寒氣漸漸在他內心深處籠罩時,知覺和意識竟然漸漸離他而去。

這股殺氣,極為深沉。

陡然間,寒氣之中刺出三劍,牧紅玉的身子栽倒在地,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不遠處的蘇洵。

牧紅玉有些驚恐道:“你,你不能這麼做,我們隻是切磋,你不能殺了我。”

那我應該如何做,蘇洵手持赤霄劍,緩緩來到牧紅玉的身旁。

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蘇洵平靜開口。

我們冇有太多糾葛,不是嗎?牧紅玉反問道。

起初,我也是這麼想。

可我總覺得,不殺你,對於我也冇有什麼好處。

況且你在幻境中毫不猶豫的刺出那一劍的時候,你心中是怎麼想,蘇洵不徐不疾的開口。

牧紅玉瞳孔微微一縮,他的神情一變,有些遲疑道:“你是如何看出來的。”

我忘了告訴你,我能夠看出你心中所想。

你所使出是魔功,你不是牧家人。

牧紅玉麵色微變,這樣看來,我輸得心服口服。

牧紅玉麵色微變,你很聰明,聰明得讓人感到可怕,不過我絕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

他冷笑一聲,體內的力量不斷湧出。

下一刻,他的意識為之一顫,一隻牛角怪物從蘇洵的身體竄出,朝著他咬去。

牛角怪物隻是咬了幾口,牧紅玉的身子一顫,劇烈的咳嗽一聲。

他的口中鮮血不斷噴湧而出,他的目光死死地盯著那牛角怪物,神情中充滿著錯愕與恐懼。

好死總比賴活強,可這樣簡單的道理,你卻不懂,蘇洵搖了搖頭。

蘇洵走到牧紅玉的身旁,從他懷裡摸出了玉瓶。

下一刻,蘇洵的赤霄劍刺出一劍,便已經將牧紅玉殺了。

一股黑氣消散在虛空中,而牧紅玉的身子快速的從虛空中墜落。

撲通一聲,一具屍體跌落地麵,揚起一陣塵土。

待到煙消雲散,蘇洵的身軀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小子,你是怎麼看出來的,逍遙先知來到蘇洵的身旁。

我能夠看出他心中所想,更為重要的是,他所使出的乃是魔功。

下一刻,蘇洵拿出玉瓶。

牧人天當即輕撫手掌,道:“逍遙先知,你這個徒弟不錯。”

逍遙先知接過玉瓶,當即遞到牧人天的手中,道:“你先服吧!”

牧人天接過玉瓶,當即打開玉瓶,朝著瓶中聞了聞。

一股清香之氣,緩緩的湧入鼻息間,下一刻,他體內的魔種漸漸消散。

這次多虧了你,牧人天看了一眼蘇洵。

逍遙先知淡然一笑,道:“這也是命裡註定的劫難,此劫一過,牧家可否出山。”

有先知的庇佑,牧家自當全力以赴,牧人天淡淡開口。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蘇洵平靜的開口。

你殺的這人,是魔神的六天將之一的魔尊者,牧人天沉聲道。

一聽魔神,蘇洵的眉頭緊皺。

牧家與魔神有過節嗎?他不禁反問。

走吧,回到牧家,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