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燁寫了很多手錶,鞋子,大米,然後打電話給自己的戰友,他們負責送貨,當戰友知道朱燁要那麼多東西後腦袋都是問號?

好你個朱燁,雇傭兵什麼時候要這些壓縮餅乾了,還有大米為什麼也要那麼多了,什麼迷彩服也要。

鞋子,但是生意接下了,他們隻好在國內采購,然後用最快的方式,運送到白沙瓦。

朱燁搞得地下倉庫,而朱燁把自己掙的錢,給戰友付款後,就不剩下多少錢了,一個億的美元。

購買那麼多東西後,最後剩下五百萬美元,朱燁也不心痛了,於是向自己一起做這樣生意的對手,購買了十多支,巴雷特狙擊步槍。

這些對手都是美利堅合眾國的人,後麵有美利堅合眾國支援,手中有現貨,於是帶著朱燁在倉庫。

直接成交,朱燁拿著狙擊步槍後,開著被雇傭兵打壞的車,回到了倉庫,而戰友已經把貨全都送到了倉庫。

朱燁看到兩個集裝箱後很是滿意,於是用手觸摸那個鑲嵌在手臂上的穿梭門,隻見刷的一下,朱燁和兩個集裝箱,就消失在倉庫。

而朱燁直接來到了野戰醫院,而野戰醫院的一處平地上,兩個集裝箱,靜靜的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朱燁看過後非常滿意,但是第一次帶著物資穿越民國,讓他感覺自己身上的力量一下被抽走了。

於是躺在野戰醫院的床上休息起來,而正在查房的林秀,看到朱燁躺在床上休息,就覺得很奇怪。

這傢夥什麼時候回來的,她已經在醫院到處找都冇有找到,自己剛剛返回來,就看見朱燁在休息。

林秀看朱燁睡的很香,也就冇有必要去打擾他,等天亮後,再去問他,林秀休息去了。

朱燁悄悄的睜開眼睛,看著林秀離開,才鬆了一口氣,然後入睡,而朱燁不知道的是。

早上李團長聽站崗的士兵報告自己野戰醫院的平地上出現了兩個箱子,於是帶著警衛員就來到兩個箱子邊左轉一圈。

右轉一圈的看著,李團長心想著,自己防衛那麼嚴,如果是小鬼子闖進來,外麵的暗哨早就發出警告了。

這肯定是朱燁那小子搞得鬼,劉隊長告訴李團長的話,是這小子被炮彈震的從天而降到戰壕。

他壓根就不相信,他孃的,被炮彈震的,你去試試,早就吐血身亡了,還扯蛋,打鬼子了。

這基本的常識他李團長是知道的,所以他得好好的摸摸朱燁的底,對於這樣不明不白的人。

李團長決定要親自摸底,於是他冇有告訴任何人,朱燁的事情,還有現在出現的兩個箱子。

轉一圈後的李團長,剛剛準備去叫朱燁起來,冇有想到林秀拉著朱燁來到集裝箱邊。

朱燁笑著和李團長打招呼後說道,“團長這是我的朋友送來的東西,裡麵全都是吃的和穿的,我來給你們打開看看。”

說著就把集裝箱打開,李團長開始是不相信朱燁的話,當朱燁打開集裝箱後,裡麵確實是吃的。

大米呀!李團長讓戰士們動手搬大米,然後招呼朱燁來到自己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