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號。

中午。

京都機場。

“京都變化真大啊!”

“陳家和你幾輩子冇出過遠門了?彆這麼土鱉!兒子呢?”

“那邊,在那邊!”

張玲和陳家和拉著行李箱從國內出口出來,兩人臉上都帶著新奇和興奮。

其實在林舟念大學時他們就來過京都,隻是華夏的發展日新月異,五六年後再過來,發現就連機場都已經大變樣了。

兩口子一邊說著一邊往前走,遠遠地便看到了戴著墨鏡和口罩的林舟在衝他們招手。

“兒子,你又瘦了!”

林舟上前接過父母的行李,張玲捏捏林舟的手臂,上下打量,心疼地道:

“青梅也瘦了,那天我在電視上看到她,臉色蒼白的很,你怎麼照顧的青梅啊?”

林舟無奈地笑笑:“媽,那是電視上的美白濾鏡開的太過了。”

陳家和問道:“小蘇的父母呢?”

林舟道:“應該也快了,我們等等吧。”

蘇青梅的演唱會是今晚七點開始,張玲和陳家和原本打算昨晚就過來的,但一看機票價格,發現今天的更便宜,兩人就改成了今天上午的航班。

正好蘇維張和魏有男也是中午到,林舟正好可以把兩邊的父母一起接了。

“對了,你姐呢?”

陳家和又問道。

“大姐和倪總下午到,她說我們不用等他們,晚上大家在體育場裡集合就行了。”

“倪總?”張玲皺起眉頭:“她那個老男人老闆?”

林舟哭笑不得:“媽,老闆就老闆,您加個老男人做什麼?”

張玲哼了一聲:“那個老男人一看就知道對小嫣心懷不軌,可得小心!”

陳家和也點點頭:“倪總和小嫣年齡差距是大了點,不合適。”

林舟自然知道倪遠誌喜歡陳嫣,隻是礙於年齡原因一直冇敢明著追求。

這種事林舟也不好插手,隻能看大姐自己的意思。

目前看來,大姐完全就是個直女,倪總的路還很長。

“小霜呢?”張玲不想談倪遠誌,岔開話題。

林舟道:“小霜的學校離體育場不遠,她說下午和她的室友一起過去。”

三人正說著,林舟看到蘇維張和魏有男也從國內出口出來了。

他連忙道:“爸、媽,青梅的父母來了。”

隨後林舟上前,朝蘇維張和魏有男喊道:“叔叔,阿姨,這裡!”

兩人看到林舟,便朝他走過來,蘇維張提著兩個行李箱,跟在魏有男的身後,不像個醫學教授,倒像個跟屁蟲。

這和林舟印象中那位高傲挺拔的中年帥哥相比,簡直像是換了一個人。

隻能說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啊!

這時張玲和陳家和也一起迎上前,林舟給兩邊介紹。

“哎呀呀,我整天聽林舟說魏阿姨年輕漂亮,我還不信,今天一看妹妹,簡直比二十歲的小姑娘還好看啊!”

張玲熱情地拉住了魏有男的手,冷厲威嚴的魏有男頓時有些無措,連忙摘下墨鏡,臉上也現出笑容:

“張姐你過獎了,你的氣質也很好呢。

“哈哈哈,妹妹你真會說話!怪不得青梅那麼優秀,全是你的遺傳啊!”

咳咳。

旁邊某位跟屁蟲輕咳兩聲,示意女兒的優秀也不全是魏有男一個人的遺傳。

張玲一怔,正要說話,卻見魏有男冷冷地看了蘇維張一眼。

“你們聊,你們聊,哈哈!”蘇教授立馬乖巧地拖著行李箱走到一邊。

張玲朝陳家和瞪了一眼,陳家和反應過來,“你們聊,哈哈!”他也趕緊走到一邊,陪著蘇維張聊天了。

林舟站在一旁,陪著笑,帶四位長輩往外走。

“妹妹,你知道林舟打算向青梅......求婚嗎?”

張玲親熱地挽著魏有男,低聲問道。

“知道。”魏有男臉上現出笑意,看向林舟的眼神愈發滿意:

“張姐你教育的好啊,小林有擔當,有責任感,還懂浪漫,這纔是好男人!”

說完還意有所指地看了看走在前麵的蘇維張,哼了一聲。

張玲聽林舟說過蘇青梅父母的事,當下笑嗬嗬地道:

“男人嘛,成熟的晚,總是失去了才知道珍貴,不過如果你給他一個機會,也許會有驚喜也說不定。”

魏有男嗯了一聲,卻見前麵的蘇維張回頭看了自己一眼,立馬冷眼給他瞪回去,嚇得蘇維張趕緊回頭,不敢再偷看了。

走在蘇維張旁邊的陳家和看到了他的動作,低聲問道:

“蘇老弟,冒昧地問一句,你和小蘇的母親……”

蘇維張歎了口氣:“當年為了工作,辜負了家人,現在老了想要彌補, uukanshu.com已經晚了。”

陳家和嘿嘿一笑:“蘇老弟,知道我當年怎麼追到林舟她母親的嗎?”

蘇維張頓時看著他,陳家和回頭看看張玲,低聲道:

“我每天送花、送早餐,她一下班就等在她公司門口,打我我都不走,後來她就慢慢被我感動了。”

蘇維張震驚:“你這不是舔……”

“舔狗是嗎?”陳家和道:

“隻要你認定了,就算當舔狗又怎麼樣?而且你和小蘇母親本來就是夫妻,隻要臉皮厚,絕對能追到!”

蘇維張沉思片刻,抬頭感激地道:“陳老哥,謝謝你!我明白了!”

……

林舟帶四位長輩去吃了午飯,下午四點左右,便開車載他們來到京都國家體育場。

此時距離蘇青梅的演唱會還有三個小時,但車子距離體育場幾公裡就已經堵起了長龍,路邊也是人山人海。

“這麼多人,全是去看青梅演唱會的?”

張玲透過車窗,看著外麵接踵摩肩的擁擠人群,不禁咂舌。

這種壯觀的場麵,平日裡確實很難看到。

林舟微笑道:“媽,整整十萬人,您看到的隻是很少一部分,幸虧我們來的早,再晚點估計車子都冇法開進去了。”

“這麼多人,全是為青梅來的嗎?”

魏有男也看向窗外的人山人海,忽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喃喃自語,臉上現出自豪和驕傲。

我的女兒,太優秀了!

張玲臉上也帶著同樣驕傲的笑容。

我的兒媳婦,太棒了!

閱讀離婚後,成了天後的私人男助理最新章節 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