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想跟司機誇幾句薄芽的好,免得小姑娘回到薄家日子不好過。

畢竟,跟調皮搗蛋的壞孩子比,乖孩子總會更惹人疼些。

可誰知,司機見薄芽出來了,招呼也不打一聲,頂著個極其不耐的臭臉,轉頭就上了車。

老主持冇辦法,隻好將想說的話嚥了下去,送薄芽上車的同時,不免為小姑娘未來的日子擔憂起來。

兩年半過去,他這記性也是不好了,居然忘了丫丫當初是怎麼被當作瘟疫,連夜送到這破廟裡來的。

就她那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克親的命格,註定他幫小姑娘說再多的好話,都無濟於事。

薄家人怕是恨不得她趕緊死在外麵,免得她把他們給剋死了。

寺廟位於一座十分荒涼,人煙稀少的山上。

平日裡根本就冇多少人知道這個地,前來上香拜佛的人也不多。

但自從薄芽來了之後,寺廟意外收到了好幾筆的香錢,主持用這筆錢,將破廟好好的修繕了一番,又在下山的道路上,鋪了條規整平坦的水泥路。

這進進出出才方便了不少。

因此,在老主持看來,薄芽哪是什麼會剋死人的災星,分明就是福星!

老主持的這一番想法,司機自然不清楚。

他開著車,忍著心底的厭惡,嫌棄這地方破敗的同時,冇忘敲打坐在後麵的小姑娘一番:

小小姐,有些事,我就明說了。這次接你回來,隻是看在老爺子臨死前,想見你一麵的份上,等回了薄家,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你應該清楚!

雖說你纔是薄家真正的小千金,但雪兒小姐是無辜的,她對自己身份這事一點都不知情。

薄雪兒幾個月前,用自身精湛的醫術,研發了一種特效藥,救了司機兒子的命,司機內心感激不已。

這下見薄芽要回薄家,難免為薄雪兒打抱不平,生怕薄雪兒被薄芽欺負了去。

似是怕薄芽忘記了,司機舊事重提:

本來兩年半以前,知道你們倆人抱錯了後,雪兒小姐就打算離開薄家,將薄家千金的位置還給你的,但要怪就怪你自己的命不好了!

居然是個天煞孤星的災星命格,你一回到薄家,薄家所有人都病倒了。

原本老夫人他們是想將你送到孤兒院裡,讓你自生自滅的!最後還是雪兒小姐心底善良,出麵替你求情,這纔將你送到了寺廟中,若不是這樣,你現在怕是早就死了!

所以,你應該對雪兒小姐感恩戴德知道嗎!若是待會回到薄家,被我發現你敢欺負雪兒小姐,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六年前,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隕石輻射,讓如今一些兒童的智商變得出奇的高。

有些甚至都能跟成年人相比了。

就像雪兒小姐,雖說如今隻有五歲半,但據專業檢測的人士說,她的智商完全能跟二十歲的成年人相比。

平時行事成熟端莊,一身醫術更是出神入化,更彆提自身的膽識和膽量了,超越了絕大部分的同齡人。

但這些高智商的神童裡,絕對不包括薄芽這個掃把星!

司機深信僅有五歲半的薄芽,肯定會像其他普通的五歲小孩一樣,被他這番恐嚇的話,和凶神惡煞的表情給嚇到。

又見後麵的人一直都冇回話,更是印證了司機的想法。

他嘴角勾起,心裡得意洋洋,又見眼前突然亮起了紅燈。

他停下車等候,轉過頭,還想惡狠狠的繼續警告。

最好是能把薄芽給嚇哭纔好!

等回到薄家,薄芽一臉的鼻涕眼淚,軟軟弱弱,看著完全上不得檯麵,老爺子就該知道,把薄芽叫回來,卻對優秀的雪兒小姐視而不見,是個多麼錯誤的選擇!

但纔剛轉過頭,司機的臉就綠了。

後頭座位上,大清早就爬起來抓蛇的小姑娘,這會正閉著眼睛補覺。

烏黑纖長的眼睫落在眼瞼,臉頰稚嫩白皙,嫣紅的小嘴巴微張,呼吸綿長均勻,睡的正香。

顯然不是被嚇的說不出話。

而是直接睡了過去,壓根就冇聽他在講什麼。

司機瞬間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憋屈感。

誰讓你睡覺的!給我起來!

薄芽被吵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了他一下,又閉上眼睛,頭一歪,顯然又要睡過去。

司機臉綠得不能再綠,氣的渾身都在發抖,怒著又喊了幾聲。

薄芽打了個哈欠,這下總算是醒過來了,但眼眸還有點迷茫,小奶音更是透著悶悶的睡意:

叔叔,你好吵哦,你們這個年紀的人都像你這麼吵嗎?

司機噎住,滿臉不可思議,像是冇想到,薄芽居然會反駁他,還敢說他吵。

他不信薄芽這麼快就睡過去了,這才上車多久,隻覺得她是在故意裝睡裝傻。

那些話,她肯定都聽進去了。

司機冷冰冰的道:

我也懶得再多說了,總之,你自己知道就好!

薄芽歪了歪腦袋,眸子澄澈又乾淨:知道什麼啊?

司機:

薄芽想了想,說:知道你很吵嗎?

司機差點氣翻過去,你!

話未說完,前方綠燈亮起,後麵的車一個勁的按著喇叭催促。

司機隻好將頭轉回去,專心開車,但那股憋氣和怒意,卻壓的心臟一抽一抽的疼。

這死丫頭果然是個煞星!

他纔跟她呆了多久,胸口都痛起來了!

小蘿莉似乎在趕時間,也不繼續睡了,而是讓司機右拐,往動物園的方向開。

她算到,半小時後,爸爸會出車禍,死狀慘烈,屍骨無存。

她得快點去救爸爸才行。

不然爸爸那個笨蛋,肯定會被車撞的稀巴爛的。

倒是她懷裡的小白鼠氣的爪子直揮,要不是小姑娘攔著,它非得上去撓花這個人的臉不可,

小殿下,你彆攔我,他太可惡了!居然幫薄雪兒說話,要不是她求情,你怎麼可能會來到這個到處都是毒蛇毒蟲的破廟!

再爛的孤兒院也比這個寺廟好,起碼孤兒院不會有害人的毒蛇毒蟲。

所以,薄雪兒哪是什麼好人,她就是個惡毒的爛人!

當然,小殿下不怕這些,那些毒蛇毒蟲反而還怕極了她。

薄芽傳音說:現在救爸爸最重要。而且他也活不長了,今晚他就會死。

小姑娘說這話時,有種不符合年紀的詭異冷靜,彷彿看慣了生死,見多了他人的死亡。

除了她爸爸外,其他人的生與死,都不會給她造成任何的波瀾。

小白鼠這纔沒那麼氣:那也是他活該!

薄芽是魔界的小公主,本質是個烏鴉精,大概是繼承了她蛇王爸爸強大的血脈力量,導致她跟其他的烏鴉精不大一樣。

其他的烏鴉精最多隻能判斷誰身上的死氣比較多,誰就快要死了。

但薄芽卻能一眼斷生死,看陰陽,知人命數,她說司機活不過今晚,今晚,司機絕對會死。

小白鼠青竹不忘叮囑:小殿下,你可不要幫他改命!

薄芽說:不會的,我隻幫爸爸改。

兩人的對話不過一瞬之間。

司機聽到她要去動物園,冷笑了下。

這死丫頭,以為身上有點薄家的血,就真把自己當成薄家的千金大小姐了?

要不是老爺子臨死前想見這丫頭一麵,這丫頭怕是要一直在寺廟裡呆到死。

現在就算被接回來了又怎樣,隻是暫時的。

等老爺子見完最後一麵,她還是要被送回寺廟裡去的。

至於她親生父親薄三爺

司機想到這位權勢滔天、陰冷可怕的爺,不由重重打了個寒噤。

不、不會的。

三爺雖然位高權重,性格陰晴不定,在京城更是一手遮天,無人敢惹,連他的親生父親都害怕他。

可三爺這幾年死氣纏身,常年病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