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知遇和劉宇哲一前一後回到家中,賀爸爸坐在餐桌旁,一臉嚴肅的看著兩個兒子,劉芳華從餐廳裡出來,端著兩盤菜。

“你們兄弟倆回來了呀,快坐下來,一起吃飯。”賀知遇與劉宇哲對視一眼,然後賀知遇直接往樓上走,“在外麵吃過了。”

劉宇哲雖然坐了下來,但和賀爸爸中間還是隔了一個座位。賀爸爸直接把筷子摔在桌子上,“天天就在外麵吃,你心裡還有冇有這個家?”

“我還不是和你學的,你都能在外麵吃,我為什麼不可以。”劉宇哲低著頭吃飯,對於賀知遇說的話毫不在意,但劉芳華臉色就有點難看了。

“留學的資料,你準備好了嗎?”賀爸爸對劉宇哲說話要稍微溫和些。“差不多了。”

“要不,你出國前,先把姓改回來吧。”“看情況吧,我吃好了,先上去了。”

“小哲~哎。”劉芳華看著自己兒子的背影,歎了口氣,“老賀,要不,還是讓小哲跟我姓吧。”

“以前是你們母子在外麵,現在既然已經回賀家了,就應該把該有的名分都給你們。不然,賀知遇這小子就以為賀家遲早是他的,翻了天了!”

賀知遇的父母是政治聯姻,兩個人根本不相愛,在賀知遇母親去世之後,賀爸爸直接把劉家母子接了回來,賀知遇才知道,原來自己父親早就和秘書有一腿,甚至他還有一個比他大好幾個月的哥哥。

劉宇哲和賀知遇也算是從小就認識,關係也不錯,突然的關係轉變,讓兩個男孩都有些不知所措,但好在倆人都是怨恨賀爸爸的,所以這兩年來關係越發不錯了。

賀媽媽去世前,賀知遇以為自己隻要考第一名,自己父親就會留意自己,所以一直逼著自己學習。

但後來他看到父親對於一中校霸劉宇哲仍會露出慈父的笑容,甚至在劉宇哲被學校退學之後,立即幫劉宇哲找關係留學,他便放棄了,他想放棄他本該前途光明的未來。

劉宇哲被退學後並冇有老實,賀知遇便和他一起組了個樂隊,經常在酒吧演出。酒吧的燈光、氣味,賀知遇很討厭,但也逐漸沉浸在其中迷失自我,又反覆找到自我。

全世界好像都把賀知遇放棄,越孤寂,有一個想法就越強烈,找到她,找到那個傻女孩。

“你們一群成年人,欺負一個學生,真有臉呀。”池夏薇從便利店裡拿出一瓶啤酒,然後在牆上打碎,拿著鋒利的破碎啤酒瓶,站在男孩麵前,指著那群男人。

池夏薇突然驚醒,怎麼又夢見了高一打架的那件事,那個男孩,好像賀知遇,應該是最近唸叨他太多了,所以纔會代入他,那麼柔弱的男孩,怎麼會是賀知遇呢。

月光微照進臥室,池夏薇抱著膝蓋,看著外麵,許久纔再次入睡。

池夏薇病好了之後,第二天就可以正常上課了。賀知遇為了月考真的在拚儘全力,落下了兩年的課程,一下子全補回來不太可能,他便好好規劃了一下,隻要爭取月考能進前二十就好了。

池夏薇見賀知遇這麼努力,便被激勵了,也開始奮發圖強,老張看著二人努力的樣子,激動得差點哭了出來。

池夏薇罕見的戴上了框架眼鏡,但由於不經常戴,自己度數增加了也還冇來得及重新去配一副,坐在最後一排看黑板上寫的課表實在費力。

池夏薇看著在講台上孜孜不倦講課的老張,撕下自己的草稿紙,寫下,“下節課什麼課呀?”

她胳膊肘碰了一下賀知遇胳膊肘,然後把紙條遞給了他,賀知遇抬起頭看了一眼,然後用左手在紙上寫好之後,遞給她。

池夏薇看著紙上兩坨不知道寫的什麼,無語得扶額,“麻煩右手寫字”“好的,小朋友”然後後麵在那兩坨旁邊標註了一個數學。

這人可真幼稚。

“好了,快要下課了,我在這兒通知一下,明天要去市醫院體檢,離醫院近的可以自行前去,遠的可以來學校和班上同學一起出發。但是要及時到醫院,班長要點好名。”

班上同學都歡呼了起來,能放半天假,誰不開心呢。

“你明天怎麼去?”“我媽就是市醫院的,我坐她車一起去。”

賀知遇點了點頭,下課鈴聲響起,他把池夏薇的眼鏡摘了下來,“既然不合適了,就不要戴了,傷眼睛。”

“那我等會兒上課怎麼看黑板呀?”“看我的,不會問我。”

洛冬眠冇有和池夏薇一起,因為她是班長,早上趕往學校和大家一起出發。

“蔣思睿。”“到!”醫院同樓層聚集了很多學生,也不全是三中的。“大家拿好自己的體檢單,自己去做項目,做完之後到樓下集合。”

池夏薇姍姍來遲,她出奇的穿著裙子,頭髮也是半披著,她的身材高挑,和洛冬眠穿著同一色係的裙子,兩人卻是不一樣的感覺。

“哎呀,洛洛,就一個體檢,你非要我穿裙子。”池夏薇表現出有一點不自在。

賀知遇看著池夏薇不由得愣了一下神。

“夏薇,人呢,一定要嘗試不同的風格,說不定,有意外驚喜呢,你說是吧,賀知遇。”洛冬眠含著笑看著賀知遇,賀知遇臉一紅,連忙點頭。

池夏薇半信半疑的迴應了一聲,幾個在外班和池夏薇關係不錯的女生,走過來看見她不由得驚歎了一聲,“薇姐,今天穿得人模狗樣的嘛。”

池夏薇便與她們嬉鬨了一會兒,她們便回到了自己的班級。

“咱們先做什麼呀?”“視力吧,人少。”池夏薇和洛冬眠看著人群,正準備去視力那邊,賀知遇早已經被蔣三拉走了。

“讓開!”突然一個女生衝了過來,她直接將洛冬眠往後一推,洛冬眠冇站住腳,腰直接撞在了旁邊誌願者工作的桌角,“嘶~”洛冬眠皺了一下眉。

“喂,你撞了人難道一句道歉都冇有嗎?”池夏薇扶住洛冬眠衝那個女生喊道,這時大家都看了過來,那個女生聳了聳肩,“對不起咯。”

“你什麼態度呀!”池夏薇正想衝過去,洛冬眠拉住了她,貼在她的耳邊說,“年級組長來了,她應該不是我們學校的,不要鬨大了。”

池夏薇聽見這句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她對她的那群朋友使了個眼神,瞬間,那幾個女生便心領神會。

有一個女生默默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