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病床上的顏如雪,突然吐出一大口鮮血,白色的床單被染得血紅!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呆住了,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陳醫生趕忙上前把脈,

伴隨著檢查,陳醫生原來鎮定的表情變得滿是慌亂:怎麼會這樣,不應該啊

陳醫生?

一箇中年人湊了過來:我女兒冇事吧?

陳醫生嘴唇不住的顫抖,額頭佈滿了縝密的汗珠,順著臉頰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最後支支吾吾的開口道:顏小姐氣血紊亂,心臟供血不足恐怕恐怕時日無多了

你說什麼?

中年人呆了一下,直接上前抓住了陳醫生的白大褂,雙眼通紅怒吼出聲:剛剛小雪不是已經恢複了麼??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陳醫生垂著頭冇有言語,他也不清楚是個什麼情況。

但他知曉,這一次之後,自己的名聲肯定會損壞不少!

醫者父母心,但同樣是有代價的,一旦一個醫生治療失敗,名聲就會有不小的損傷!

尤其是治療一些富家子弟,這種影響幾乎是成倍增加!

隻有顏老爺子雙眼渾濁,不一會突然眼神一亮落在了林天的身上:小兄弟,你剛剛說,陳醫生的針術有問題,請問你是不是有什麼治療的方法?

林天點頭:有!

那老夫有個不情之請,還請小兄弟出手!顏老爺子躬身一拜!

看著這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

他們不明白,陳醫生這種頂級醫生都失敗了,這個人就是隨便說了幾句話就行了?

爸?你這是乾什麼?你相信這個年輕的小輩?中年人也瞪大了眼,湊了過來!

他不明白,為什麼老爺子會選擇相信這個人!

其他顏家人也紛紛相勸!

難道還有什麼其他辦法麼?

顏老爺子掃視一圈!

冇有人回答!

寂靜中,林天伸了個懶腰伸出一個手指:我可以出手,但我想在顏小姐恢複後,提一個條件!!

好,隻要顏家能做到,必定在所不辭!顏老爺子趕忙答應下來!

林天神秘一笑:有老爺子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說完,就朝著顏如雪病床旁走了過來,

當路過陳醫生的時候,林天忍不住搖了搖頭:大叔,你能讓開嗎,擋路了!

你哼!

陳醫生臉色陰沉無比,但最後還是往旁邊走了一步,讓開了路!

看著這一幕,中年人麵色扭曲,擔憂的詢問著:爸這個人真的行嗎?

畢竟陳醫生這種頂級專家都失敗了,

顏老爺子歎了口氣:隻有這個辦法了!

就在兩人交談的時候,林天已經將手搭在了顏如雪的脈搏上,眉頭一挑!

這顏家大小姐的病症,他太熟悉了!

陰毒!

這個病症一般時候根本看不出異常,但是發病的時候會氣血緩慢,心臟都會停止跳動,和心臟衰竭有些相似!

以前在山上的時候,他就被老頭子逼著訓練治療過。

每一次老頭子都會提醒自己,一定要記住要領!

以前林天不明白,為什麼老頭子對這個病這麼上心!!

現在他是明白了,這老頭子之前就挖好坑等著他跳呢!

想到這裡,林天不滿的努了努鼻子,最後笑著開口:大家不用緊張,不是什麼大病!

一旁的陳醫生額頭青筋直跳,實在忍不住了,質問出聲:這可是心臟衰竭,致死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根本無藥可醫,你吹牛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心臟衰竭而已!

自己看過的大病,比這難的多多了!

林天心中說了一句,看著顏如雪身上的銀針,一副前輩口吻勸說著:陳醫生啊,醫者對自己一定要有一個明確的認知,以後不要這樣,能力不夠,亂出手可是會死人的!

說著,林天上前,將一枚銀針按下幾分。

這枚銀針你的力道就少用了三分,水突穴的力道需要深一些!!

還有外陵穴,這裡需要力道少幾分,你多用了一分!

天樞穴是身體樞紐,你需要淺一些,你用的深了一分!

林天一邊開口,一邊調整著陳醫生之前的銀針!

甚至連出手建議都告訴了對方!

醫術入門很簡單!

但是能夠從彆人已經出手的地方改良,這年輕人對於醫術的理解已經到了恐怖的地步!!

陳醫生從一開始的不屑,到震驚,再到沉思!

咳咳咳

就在林天將陳醫生銀針調整完畢,顏如雪瞬間咳嗽起來!

林天的目光看向陳醫生,詢問道:對了,還有銀針麼?

啊,有,有的!

陳醫生不敢怠慢,趕緊將隨身攜帶的銀針包遞了過去!

林天滿意的點點頭,三枚銀針冇入顏如雪的穴道之中!

幾乎是瞬間,顏如雪蒼白的麵色就多了一份紅潤,呼吸平穩下來!

這這是奪命三針?

陳醫生瞪大了眼,嘴張得能塞進去一個雞蛋。

奪命三針,是針術中失傳的頂級神針!

這種針法,一直存在於傳說中!

他怎麼都冇想到居然在一個青年身上展露出來!

好了!

大手一揮,所有銀針幾乎同時從顏如雪身上收回到銀針包中。

林天伸了個懶腰隨手丟給了陳醫生,走出了房間!

結束了?這麼快?

顏家人大眼瞪小眼,最後跟了出來!

坐在沙發上,顏老爺子親自倒好了茶水,端到了林天麵前:謝小神醫救命之恩不知道我孫女什麼時候能醒?

林天接過茶杯,品了一口:一小時後吧醒了之後和平常無異,之後不要做什麼劇烈運動,每過七天針術治療一次,大概三個月就能恢複了!

嗯嗯!

顏老爺子點頭。

對了!

林天將背在身後的揹包拿到了前麵,翻了好一會,從裡麵拿出了一個信封,遞到了顏老爺子麵前:其實我來這裡是和老頭師傅說的婚約有關!

顏老爺子將信封打開,拿出信看了兩眼,露出一絲追憶:冇想到,老神醫說的是真的

這個病症,顏如雪並不是第一次複發!

十年前,顏如雪就身患絕症,是一個路過的神醫出手救治纔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但,當時孫女年齡太小,無法徹底康複。

老神醫告訴他最多十年就會再次發病,到時候我徒弟應該會出山,會給你孫女治療!

顏老爺子為了報恩,也為了孫女的性命,就給老神醫求了一紙婚書!

經過時間的沖刷,他都已經忘記了,

一直到剛剛林天拿出婚書,將塵封的記憶打開!

當然他不知道的是

林天手裡一共有七份婚約!

顏老爺子聲音沙啞了不少:十年一晃而過,也不知道老神醫過得還好嗎?

他過得好著呢,幾天前剛把我丟到山裡,和其他師傅跑去西伯利亞旅遊去了!

林天無語的吐槽著!

要不是他的七個師傅,前段時間去旅遊,把七份婚書丟到他手裡,他用得著下山嗎?

時間如梭啊!

顏老爺子感慨的說了一句:小神醫放心等小雪醒了,你們明天就去領證!

哎!

聽到這裡,一旁的陳醫生滿臉羨慕,湊了過來:其實我也有個孫女,還不錯,小友

顏老爺子立刻警惕起來:陳老頭,你這就不厚道了,都到我麵前搶人來了?

這不是公平競爭嘛

陳醫生笑著開口,然後將一張名片放在了林天麵前的桌子上:小友如果真的考慮的話,可以聯絡我,到時候我就介紹我孫女給你認識!

說完逃也是的跑了出去!

看著陳醫生離去的背影,林天揉了揉眉心。

我考慮個錘子!

林天真想把書包打開,讓他看看自己書包裡的其他六份婚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