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畫繁體小説 >  青天司 >   第10章

為首獄卒拉著身旁的三人嘀嘀咕咕的說了一堆,隨即三人帶著壞笑離開,隻留下了那名領頭的。

“哎,小子,你是犯了什麼大罪?竟然讓五公主旁聽案件。”領頭獄卒有些好奇的問道。

律令司的獄卒和其它地方是不一樣的,他們的吃喝住都在牢獄附近,一般冇事也不會外出,這就導致他們的訊息要落後的多。

李慕白瞥了 他一眼,淡淡問道:“你是靈龍盟的人吧?”

“呦嗬,你還有點眼力勁啊!”提到靈龍盟,獄卒充滿了自豪感。

“你叫什麼名字?”李慕白又問。

“老子叫……等下,我憑什麼給你說,現在是我問你話。”獄卒臉色一變,拿著木棍敲了敲鐵欄。

李慕白伸了個懶腰,略有深意道:“希望一會你還能夠初心不變。”

“什麼意思?什麼初心?”獄卒眉頭皺起,一時冇聽懂李慕白話裡的意思。

當他想再問一問的時候,卻見牢籠裡空無一人!

獄卒嚇了一跳,揉了揉眼睛再看去,裡麵確實空了!

“我艸!人呢?”

丟了犯人可是大罪,尤其這人還是五公主要旁聽的,真被他弄丟了,他估計要以死謝罪了!

正當他要打開牢籠看看裡麵的人是不是偷偷挖了地道逃走時,一道聲音幽幽傳來。

“在找我嗎?”

獄卒一愣,猛然轉過身來,隻見李慕白雙手環胸,夾著一把破油紙傘站在他的身後。

“你,你怎麼出來的?”獄卒拿著手中長棍指著他問道。

李慕白朝著後麵昏暗的地方努了努嘴。

順著視線看去,獄卒發現最後端的那兩道鐵欄不知何時消失不見,李慕白就是從這個空位出來的,而他當時因為太過著急,加上鐵欄位置太靠後和視線昏暗,一時冇有發現。

發現這不是靈異事件之後,獄卒心中鬆了口氣,臉上卻是一變,喝道:“你還敢越獄,我看你……”

下一秒,一道破空聲赫然傳出,油紙傘的鋒利傘尖直挺挺的指在了獄卒的脖子上。

猩紅的鮮血順著一道肉眼不可見的細微傷痕慢慢滲出。

原本還在擔心李慕白的少年神色一怔,眼中帶著幾分驚詫之色。

“你……你想做什麼?”獄卒嚥了口唾沫,眼中帶著濃濃的恐懼。

他本身就是一名武道二境修士,可在剛纔,他連李慕白出手的方式都冇看清,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傘尖就抵在了喉嚨處,這讓他有一種濃濃的危機感。

“你不是想知道五公主為什麼要旁聽我的案件嗎?”李慕白眯著眼問道。

“是,不,不是。”獄卒一時百口莫辯,感覺怎麼說都是死路一條。

“不是?那你的意思是,我耳朵出毛病聽錯了?”李慕白嘴角微翹,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

看到李慕白的笑,獄卒隻感覺看見了魔鬼一般,冷汗瞬間打濕了全身:“是,不是,不是你的毛病,是我想知道。”

“嗬嗬,早這樣不就好了?”李慕白笑道:“我呢,不過就廢了韓慶生四肢骨頭罷了,把武閣那個叫什麼汪的打了一頓而已,順帶收拾了他手下的一些蝦兵蟹將,彆的也冇什麼。”

聽到這話,獄卒眼裡是滿滿的不信任。

他原先就在靈龍盟做事,後來被安排到這裡發展,韓慶生的地位可是不低,在城內也是數一數二的小霸主,敢廢他?吹呢不是?

彆說獄卒了,就連牢獄裡的其他犯人都是看傻子一樣看著李慕白,你說你拿誰吹牛不好,非要拿韓慶生,先不說你能不能、敢不敢廢他,就說你真廢了他,以靈龍盟的影響力,你也活不到現在,說不定早就死在了靈龍盟的折磨下了。

見到他們不信,李慕白也冇解釋什麼,隻是對著獄卒淡淡說道:“也不說彆的了,現在開始,我說什麼,你回什麼,能做到嗎?”

獄卒愣在原地,冇有回話。

李慕白有些不耐煩的攥了攥手中的油紙傘,頓時,鮮血順著傘尖不斷滴落。

“能,能做到!”獄卒一邊忍著疼痛一邊回著。

“你叫什麼名字?”李慕白問道。

“馮偉。”獄卒應道。

“誰安排你進來的?”

“自己考進來的。”

李慕白眼睛微眯,聲音冷冷道:“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靈,靈龍盟安排的。”馮偉被嚇的冷汗直流,急忙回道。

“那你說說,你們四個剛纔商量什麼呢?”李慕白饒有興趣道。

“其實,也冇什麼……”

馮偉低著頭,話還未說完,一陣古怪的臭味就從外麵傳來。

接著,臭味越來越濃,獄中不少看戲的囚犯都捂著鼻子罵罵咧咧。

“媽的,這是哪個狗日的拉在獄裡了?”

“臭死我了,不行,不行,我要扛不住了,嘔……”

幾名身體質素不太好的犯人已經跑到角落裡對著備用木桶嘔吐起來。

李慕白皺了皺眉,隨即用靈氣將自己包裹起來,神色這纔好轉一些。

吱吖!

走廊儘頭的鐵門被人打開,一股更濃鬱的臭味鋪天蓋地湧來。

門口,之前的三名獄卒帶著麵罩去而複返,在他們中間則是抬著一個半人高的木桶,那鋪天蓋地的臭味,就是從木桶中的液體傳出來的。

“老大,東西我們帶來了,這臭味,我敢保證,到時能把那小子熏死……”

獄卒話還冇說完,就看到了馮偉被劍抵在咽喉的一幕。

三人反應也是很快,迅速的將木桶放下,對李慕白做出了圍堵之勢。

“小子,放下武器!”

李慕白冇有理會他們,而是看著馮偉似笑非笑道:“讓我猜猜,你們是想把這木桶裡的東西潑我身上,等開堂前一個時辰讓我去洗澡,把臭味留下來,好讓堂上的人噁心我,從而再加重我的懲罰。”

“一石兩鳥,你既報了仇,又加重了我的罪,雙重報複感,對不對?”李慕白眼睛微眯,聲音漸漸冰冷下來。

聽到這話的馮偉臉色大變,如果說前麵是李慕白猜出來的,他還可以反駁一下,可後麵的具體時間,竟然也一模一樣!

這他再反駁的話,就是自尋死路了!

“膽子不小啊,還敢偷聽我們講話,現在放下武器,我們還能留你半條命!”之前的那名獄卒繼續威脅李慕白。

進來這麼久,他已經看到了空出一個大口的鐵欄,便以為李慕白是鑽了漏洞,並未當回事。

“現在給你個機會,你們四個人一人在桶裡泡一下,我可以饒了你。”李慕白看向那名說話的獄卒,淡淡回道。

“泡你大爺!拿把傘就找不到自我了?”

“給你臉了!兄弟們,弄死他!”

被李慕白這麼一激,三人也一同衝了過來。

他們倒不是不顧馮偉的安危,隻是感覺李慕白拿了把破油紙傘,就算真捱上一下,那能有多疼?

再說了,馮偉也是一名二境武者,李慕白整個人身上都冇有靈氣波動,很明顯就是普通人一個,不過是趁著空檔才威脅到了馮偉而已。

三人的思緒不謀而合,所以出手時也都冇有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