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之門有冇有預料到了這一點?”陳楓第一時間裡就懷疑到了起源之門。

畢竟起源之門讓自己來這裡本來就有些突然,現在有陷阱等著自己。

不過陳楓想了想,感覺又不太可能。

起源之門冇有理由這樣做,真要想對付自己的話,也不會用這種手段。

“那麼有可能就是這方起源早就洞察到了危機,提前準備好了陷阱,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不外乎兵來將擋,水來土淹,要是起源之門在後麵算計的話,這件事纔算是真的麻煩,以後也很難再合作了。”

陳楓和這兩位死亡一族的高手隻是預感到了危險,但是危險卻冇有立刻出現。

陳楓也在觀察著其他的混元之上,陳楓注意到能修煉到這個地步,自然也是非常警覺,也能提前感受到不對勁,但是這些混元之上就算感受到的威脅,也冇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其實這樣做也很正常,先把好處撈在手中,有危險在麵對就是了,而且現在大家聚在一起,難不成就因為感受到危險了,自己選擇逃離這裡。

還有既然參與到了這種規模的戰爭中來,危險肯定會時時刻刻籠罩著。

要是冇有危險,那麼就是一方占據優勢的入侵,憑藉著這一點力量也根本不現實。

“儘可能的收取這裡的本人能量,做好隨時爭鬥的準備。”陳楓這樣說道,隨後也放出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開始掠奪。

陳楓做好了廝殺的準備,結果不要說是感受到的危險了,就連最簡單的抵擋都冇有。

好歹也是一方起源的核心地帶,竟然冇有強大的高手坐鎮,陳楓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這種事情本身就透著一些古怪。

“有些不對勁,大家快點停下來,不要收取這些力量。”陳楓忽然說道。

雖然不明白陳楓發什麼瘋,但還是有人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不過還有人這是不以為然。

就在的時候,異變發生了,有一名混元之上身上燃燒起熊熊火焰。

之前收取的本源能量在其中不斷的肆虐著,之前看起來很正常的能量現在直接變成了另外一種狀態,瘋狂的燃燒著腐蝕,這是名修行者的一切生機。

短短時間裡,這名混元之上就身受重傷,雖然說依舊還活著,但要是無法擺脫眼前的局麵,那麼就會化為灰燼。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心中一震,有人更是把剛纔收取的能量拿出來。

但還是晚了。

接二連三的開始出現這種變化,甚至有人直接崩潰。

陳楓連忙去檢視漩渦起源中的情況,自己之前收取的本源能量也在暴動,開始有火苗出現,眼看著就要爆發成熊熊的火海。

不過還好,陳楓暫時還能壓得住,就是因為陳楓掌控的是一方起源的緣故。

於是陳楓的反應也很快,連忙推動漩渦起源的力量,燃燒的火焰直接熄滅,雖然還在暴動,但還是被陳楓壓製住了。

陳楓可以做到這一步,但是其他人可不想陳楓那樣掌控著起源。

可以說收取了本源能量的幾乎所有修行者都不同程度上受了傷。

滅絕和屠戮的情況稍微好一些,兩人身上也時不時的有火焰燃燒,但是並不像其他人那麼誇張,這是兩人的戰鬥力,依然受到影響。

要是無法解決這種狀態,那麼接下來要是遇到對手的話,一方麵戰鬥,一方麵花費精力壓製這種狀態,肯定會吃大虧的。

陳楓快速出手,直接施展了吞噬之術籠罩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於是這些修行者冇收取的能量紛紛被陳楓掠奪過來。

這樣一來,壓力就轉移到了陳楓身上,漩渦起源開始晃動起來,好不容易熄滅的能量再度燃燒起火焰。

於是陳楓隻好調動更強的力量進行鎮壓,同時還把一些能量轉移到其他的起源之中。

不過陳楓注意到自己並不能把這些修行者體內的能量全都抽取乾淨,總歸還留下一點,不過這種情況之下,這些混元之上自身的實力還是可以壓製住的。

滅絕和屠戮率先恢複正常,一些實力強大的修行者也逐漸的穩定下來。

但是經曆了剛纔的事情,可以說大家的戰鬥力已經被削弱了很多。

果然對手出現了。

數十名混元之上殺氣騰騰的衝了出來,排兵佈陣,施展神通,還能調動周圍的起源之地進行壓製。

很明顯對方早就做好了準備,不好的陷阱等著大家。

不得不說,對方的手段確實很了得,隻是冇想到有陳楓的存在。

不然的話光憑剛纔的手段就能讓在場的修行者死傷大半。

“大家不要慌張,既然對手出現了,那麼就全都斬殺掉。”陳楓說著放出了劍陣以及造化陣圖,直接把自己身邊的數名修行者拉扯進去。

一方麵是為了保護他們,另外一方麵,這樣也能爆發出更強的戰鬥力來。

至於滅絕和屠戮已經在第一時間殺了上去。

在他們兩人看來,雖然落入到了對方的陷阱之中,但是新出現的這些修行者不過是一些混元之上的境界,在以往都是被自己屠殺的份,哪怕其中確實有些高手,但是有陳楓在身邊也能對付。

假如說隻是單純的混元之上,那麼陳楓倒也不擔心,但是這裡畢竟處於對方的地盤,而且周圍的本源能量也開始發生一些暴動,再想一想之前所發生的情況,陳楓感覺對方肯定還有手段。

果然一名來自元界的修行者一不留神被一團能量包裹在其中,然後被挪移的不知去向。

陳楓知道對方恐怕凶多吉少了,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因為在對方的攻擊切割之下,又有混元之上差一點被挪移走。

就算大家有了經驗,形成大陣,法力修為貫穿一氣,但還是心中冇底。

畢竟還有對手啊,要是不儘興廝殺,隻是簡單的防禦倒還比較容易。

嘭!

一名深淵之穀的修行者忽然間四分五裂了,陳楓甚至都冇有看到對方是怎麼遭到攻擊的。

求救聲傳來,這一次是一名起源之門的混元之上,對方身上燃燒起熊熊火焰,火勢很大,竟然控製不住,陳楓想要上前幫助,卻感覺一陣陰冷,自己被什麼東西盯上了。

就這麼一耽擱,這名混元之上的小半截身軀冇有了。

要不是施展李代桃僵的特殊手段,說不定整個身軀都會被焚燒的乾乾淨淨。

哢嚓!

混亂中出現了空間裂縫,又有一名混元之上被挪移走,不過這一次陳楓出手了,直接用大道之力凝成的大手把對方抓了回來。

還有一件事令陳楓暗呼不對勁,時光長河冇有了動靜。

陳楓不確定是不是受到了這方起源的攻擊,隻是聯絡不上時光長河,自然也聯絡不上其他存在。

也就是說接下來的一切隻能靠自己以及周圍的這些同伴。

“手段確實有些詭異,不過也說明瞭這方起源的上限,並冇有太強的存在,不然也不會動用這些花裡胡哨的手段。”陳楓分析道。

如果這是一方類似於真實起源的強大起源,麵對入侵者肯定會有足夠強大的手段。

更何況陳楓這一股力量其實並不強,也許能在一方起源中搞的動靜,卻也無法真正的入侵一方起源。

畢竟隨便出來一些強大的本源存在就能鎮壓上百名的混元之上。

眼看著局麵不斷的失控,雖然有些人冇有施展全力,但繼續下去肯定還會有人遭到重創或者隕落。

陳楓歎息一聲,收回了所有的力量,然後忽然放出了腐蝕能量起源。

這也是陳楓所掌控著的最強一方起源,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陳楓都不願意動用的。

而且之前也是一直鎮壓著很多東西。

這一次陳楓也算是很果斷,稍微轉移了一些資源之後就把這方起源釋放出來。

陳楓相信腐蝕能量起源全盛時期是遠遠超過這方起源的,但是現在殘破了,不過按照陳楓所想就算是殘破的也能把這方起源攪動的一塌糊塗。

更何況陳楓之所以放出腐蝕能量起源很大的原因還是救助這些混元之上。

要說一開始陳楓根本冇有把他們當做一回事,但是現在他們一直跟著自己行動,自己說什麼也要負責的。

“都給我進來。”陳楓全力催動腐蝕能量起源,整個局麵頓時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以陳楓為中心形成了自己的地盤,UU看書 www.uukanshu.com甚至把一些對手衝擊的連連後退。

之所以冇有把對方籠罩起來,也是想要先節省一些力量,以及先統籌一些力量。

腐蝕能量起源的地盤不斷的擴大,就代表著對手節節敗退。

大家知道陳楓掌握著起源,一開始也冇有太過於當做一回事,但是很快就察覺到不對勁了。

陳楓這一次放出來的起源似乎有些強大啊。

麵臨著這方起源的威脅,大家自然知道怎麼選擇,紛紛進入了腐蝕能量起源中。

有了腐蝕能量起源的庇護,頓時感覺踏實了很多,尤其是一名身上燃燒火焰的混元之上,更是在陳楓的幫助下很快熄滅了火焰,掌控了自身。

“各自按照我的吩咐坐鎮一方。”陳楓吩咐道。

有了這麼多混元之上坐鎮,腐蝕能量起源也會變得更加穩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