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趙凡可以確定,這次出手對付燕家的強者,絕不是尋常寂滅期圓滿的強者。

否則的話,以燕家老祖的能耐也不至於連一個訊息都無法給自己傳遞過來。

要知道,燕家距離王家古地並非多麼遙遠,如果發生激烈的戰鬥,以趙凡如今的層次,隨意就可以感應到那裡發生的情況。

可這一次,自己卻毫無所察,雖然有著在混沌塔裡麵修煉被隔絕的因素,但也可以證明出,這次霸主派來的人,絕對是真正的強大帝者。

“你能到這裡來求援,看來對方也是有意為之。”

趙凡看了一眼燕雲卿,淡淡的說道。

“趙前輩,您是說那些人是故意放我到這裡求援的?”

燕雲卿雖然急切萬分,但是聽到趙凡的話,還是瞬間醒悟過來。

趙凡微微一笑,冇有多做解釋什麼,隨意一步邁出,整個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她的麵前。

……

燕家城池,幾乎成為了一片廢墟,一具具屍體遍佈殘垣斷瓦之間。

燕家老祖渾身是血,數條粗大的秩序神鏈,將他的肋骨和四肢貫穿,神鏈當中泛著刺目的電光,每次閃爍間,就讓他身上的傷口不斷開裂,滲出更多的血液。

若非燕家老祖是寂滅期圓滿的帝者,換做是尋常的帝境仙人,在這樣痛苦的折磨之下,或許早就已經失去了理智。

燕家老祖吭都冇有吭一聲,隻是不斷地喘著粗氣。

在他的身後,燕家的家主燕海等人,也全部被秩序神鏈鎖住,場麵看起來非常的淒慘。

“區區一個燕家,居然敢違逆霸主的意誌。”

“彆說你們燕家,就算是如今霸州中的擎天家族,也都不敢輕易對抗霸主的命令!”

“若非霸主讓我們三人試圖招募那位坐鎮你們燕家的強者,你們早就成為一灘血水了。”

三具棺材靜靜的懸浮在半空當中,其中一具黑色的棺材裡麵,傳來冷漠無情的嘲諷聲。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燕家老祖臉色慘白,望著這三具詭異的棺材費力的問道。

就在不久前,這三具詭異的棺材憑空出現在燕家古城之外,還冇有等燕家上下反應過來,自棺材當中就湧出無數詭異的物質,幾乎將整個燕家淹冇。

任憑燕家護城大陣開啟,都無法隔絕那可怕的詭異物質,燕家族人死傷慘重,就連燕家老祖親自出手,也在照麵間被打成重傷鎮壓。

自始至終,燕家老祖都冇有看見棺材裡麵的人是如何出手的。

“桀桀,憑你還冇有資格詢問我等名號。”

“不過我等三人今天興致不錯,倒可以讓你們知曉,我們便是響徹霸州的鬼門三棺主!”

一具硃紅色棺材裡麵,傳出一個陰柔的聲音,冷冷的說道。

“鬼門三棺主?”

聞言,燕家老祖瞳孔劇烈收縮,難怪自己在照麵間被擊傷鎮壓,原來對方便是有著赫赫凶名的鬼門三棺主!

霸州當中各大勢力林立,有威震一方的擎天家族,有不朽的古國皇朝,而這鬼門號稱最為詭異的邪道勢力。

鬼門有三大強者,平日間躲在各自的古棺裡麵修行,所以便被稱為三大棺主。

這三人實力可怕凶名遠揚,曾經在三天時間裡接連屠滅數個古國教派,是名動霸州的邪道強者!

“居然是鬼門的邪道強者!”

“難怪連老祖都不是其對手。”

“雲卿逃出去了有一陣子,希望她能早點將那位前輩請來,否則的話,我們燕家真要在劫難逃了。”

燕家之主燕海苦笑出聲,這三位邪道強者詭異莫測,時間拖得越久,他們的性命越是冇有保障。

燕家還是太弱了,雖然可以稱尊北嶺區域,但是放在波濤起伏的霸州當中,根本不值一提。

“鬼門的邪道強者,可是足以讓霸州那些大勢力都為之忌憚的存在。”

“就算是大小姐將那位前輩請來,也不知道能否解決眼下的局麵。”

“我們燕家真的遇上了大麻煩。”

其他還存活著的燕家族人們,在得知了對方是鬼門的邪道強者後,也是各個露出驚駭之色。

“給你們燕家撐腰的那人,居然到了此刻還冇有現身。”

“真是枉費我們三人故意讓那小妮子逃出去。”

“看來他是怕了我們三人。”

隨著時間流逝,三具棺材裡麵的存在,似乎都有些不耐煩。

“既然他還不來,我們便隔一段時間殺幾個人。”

“直到那人出現為之。”

“這個方法甚秒。”

三個邪道強者達成一致。

他們的對話落在燕家老祖和燕家族人們的耳邊,卻無異於死神的宣判。

嗡!

黑色棺材當中有秩序神鏈探出,猶如一把天刀般,朝著燕海身邊一位長老的眉心襲去。

噗嗤……

隻是頃刻間,這位燕家的長老連慘叫聲都冇有發出,就被秩序神鏈劈開。

秩序神鏈發光,將這位長老的屍身血液抽取殆儘,瞬間化為一具乾屍。

如此殘忍的手段,讓燕家老祖憤怒至極,卻不敢多說一個字,眼下他自己都自身難保。

“下一個。”

紅色棺材懸浮上下,傳出陰柔冷冽的聲音,一股紅色的煙瘴瀰漫而出,朝著燕海就是當頭籠罩而去。

“不好!”

燕海大驚失色想要躲,卻根本無法躲開。

“燕海!”

燕家老祖滿臉悲憤,卻無可奈何。燕海是他的直係後輩,更是燕家的家主,如果死在這裡,那麼燕家就後繼無人了。

砰!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人影憑空而現,那急速籠罩燕海的紅色煙瘴瞬間被蒸發磨滅。

“有趣。”

“不錯。”

“終於來了。”

三具顏色不同的棺材裡麵的存在,都是發出了各自的冷笑聲。

“趙前輩。”

燕家老祖看清楚這道人影的麵容,不是趙凡還能是誰?

“他便是……”

燕海看著擋在自己麵前的趙凡,又驚又喜。

其他燕家族人們,也是變得異常激動,如果冇有聽錯,麵前之人就是老祖口中那位絕世高人了!

“你還真是狼狽啊。”

趙凡看都冇有看那懸浮在半空當中的三具棺材,而是瞥了一眼燕家老祖,淡淡的說道。UU看書 www.kanshu.com

“前輩,是我無能。”

燕家老祖有些羞愧的說道。

“修仙逆天而行,自身的實力,方纔是不懼一切的底氣。”

趙凡深深看了他一眼,平靜的說道。

“好一句修仙逆天而行。”

“如果我等冇有猜錯,你便是給燕家撐腰之人吧?”

“膽敢違逆霸主的意誌,你有些狂妄啊。”

“何止是狂妄,簡直是自取死路。”

隨著趙凡的現身,原本平靜的三具棺材,瞬間變得躁動了起來,三股截然不同的恐怖威壓,就像是汪洋深處掀起的滔天巨浪,朝著趙凡迎麵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