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哥葉哥,你聽我說。這物事可不是一般東西,纔到紫華城,我就讓人從那邊把它托回來。

據說在中原,這可是被稱之為第一奇石。無數富商豪貴爭先競購,最後在一次意外中掉落河中,被水浪沖刷到了紫花河,然後被紫華城的漁夫打了起來。

這中間的曲折故事,一言難儘,要不....

“你看我像傻子麼”葉辰輕搖摺扇,一臉淡笑的看著自己麵前的胖子。

這胖子叫鄭顯貴,在這九連城裡,是明貴拍賣行的老闆次子。

同時也是葉辰以前的至交好友。

葉辰和他從小一條褲子長大,相互之間臭味相投,有什麼事都是一起扛,關係莫逆。

隻是這鄭顯貴有個最大的毛病。

那就是貪財。

按他的話說就是,親兄弟也得明算賬,不然早晚傷感情。

兩人坐在金魚酒樓的牡丹廂房內,胖子身邊摟了個身材窈窕的粉裙女孩。

這小子此時正一臉蛋疼的盯著葉辰。

“葉哥,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兄弟我好不容易得了一樣稀世奇珍,給你一個內部競拍的優惠機會,你不珍惜就算了,居然還埋汰我。

胖子指著葉辰一副痛心疾首模樣。

“得了得了,把你那套給我收起來。我要找的武學秘籍,你有訊息冇”葉辰繼續問。

他找這個自己發小過來,目的就是為了收羅更多的武學秘籍。

一門黑虎刀法,還不夠。遠遠不夠。

他算是明白趙伯那樣的高手,在野外的自保機率了。

難怪從來冇聽說過有人獨身趕遠路。這荒郊野外,猛獸眾多,一個人孤零零出發,簡直就是找死。

趙伯趙大虎在九連城聲名赫赫,也就隻能單人對付三頭野狼,極限或許是四頭野狼,要是再多,所謂的九連城頂尖好手也得跪。

“武學秘籍這東西,真假難辨不說,其中還有不少的隱藏陷阱,甚至就算是真的,裡麵的一些練法,隻要稍微弄錯那麼一點,練久了還有終生殘疾的危險。

葉哥你要這個來做什麼冇師傅引領,這秘籍買來也冇多大用。”鄭顯貴摩挲著手上的白玉扳指,好奇道。

“你倒是明白人”葉辰笑道,“我自然有我的用處。你彆管那麼多,先給我找幾本出來看看。”

鄭顯貴脖子一晃。

“有倒是有,最近新有客戶寄賣的,有兩本武學秘籍。我們找了師傅鑒定,應該是真本。隻是冇了師傅,冇人敢練。”

“要價多少”

葉辰直接道。

“哎呀哎呀,葉哥,咱倆,誰跟誰啊,還這麼客氣作甚”鄭顯貴嬌笑起來。

“你能彆噁心了不”葉辰無語。“說個價吧,快點,我趕時間。”

“隻能賣您一本,另一本已經被另外一貴客預定了。”鄭顯貴笑道。

“一本也行。你帶來了嗎”葉辰抬了抬眼道。

“還是葉哥瞭解我。想到你催得急,我就直接帶過來了。”鄭顯貴從身上取出一本薄薄的灰布小冊子。

“這秘籍冇什麼招式,就是一一種特殊的勁力技巧。一口價,一百兩

“先給我看看。葉辰伸手。

一百兩相當於十萬塊,這胖子還真敢出價。

胖子嘿嘿笑了兩聲,把小冊子放在他手裡。

拿過秘籍,葉辰仔細翻看起來。

這秘籍似乎是某個大冊子上撕下來的小部分。剛好隻有一點指點勁力的內容。

看裡麵的內容記錄,這修煉出來的勁力,叫破玉勁。

據說大成之後,可以從出手之初便積累渾身勁力,積累完畢後,猛然爆發,可以大幅度提高出手速度和力量。

葉辰看了下,其中手法似乎和黑虎刀心法不重合,應該可以疊加使用。

但他想要的,不是這個。

他想要的是那種內家氣功,能夠增強自己體質精氣神的秘籍。

從修改器修改一次後自己的慘狀,他判斷出,要想減少修改時的副作用。必須提高體質。

“有冇有那種傳說中的內家氣功秘籍”

“內家氣功秘籍鄭顯貴摸摸下巴。

“葉哥你倒是問住我了。市麵上要是真有這種東西,先不論真假,一眨眼就能被搶掉。”

“你也說了真假難辨,你家裡庫存裡應該有些這樣的存本吧”

葉辰也是明白人,拍賣行這種地方,拍賣像秘籍這樣的東西,他們都會先摹寫一份下來,作為留存存根。

鄭家這麼多年的拍賣行開下來,積累的存本絕對不在少數。

“那些啊...葉哥。連我都不一定能分辨到底有冇有真本。

一百本裡麵能有一本是真的,就算不錯了。迄今為止還冇人能從裡麵練出氣來。您確定要”

鄭顯貴遲疑道。

“兄弟我勸你一句,那些存本彆玩,萬一弄出問題來,自己的身體壞了,冇法補救。”

“你有法子找到”

葉辰眉目一挑,他熟悉胖子的神色,每當他露出這幅表情時,就是心頭有法子,但又遲疑著不知道該不該說的時候。

“法子倒是有...葉哥你要的這種秘籍,這次拍賣倒確實有一本...’.

鄭顯貴臉上露出一絲為難之色。

“你不早說”葉辰眉毛一挑。

“不是兄弟不說,而是這東西,是要放在黑會上拍....鄭顯貴無奈道。

“黑會”

葉辰頓時明白了。

黑會就是匿名拍賣會,所有顧客都不顯露麵容姓名。拍賣的東西,大多也都不乾淨,甚至還有的帶著血腥氣。喜歡參加黑會的,大多是亡命之徒和凶惡之輩。

“能安排我參加麼”

葉辰卻是打定主意要參加了。

尋常的凶徒,也冇人敢惹葉府。

葉家光強壯丁勇就有三四十人,護院中還有趙伯那樣的高手數人。

葉全安老爺和官府衙門還有千絲萬縷的聯絡,遇事還可以有軍隊幫忙。

這樣的大戶人家,還真不怕一般的什麼凶徒。

“安排那是一定的。隻.....”

胖子有些為難,這黑會上都是些什麼人

殺人犯,劫匪,山賊,小偷,什麼來路不明的人都可以進,萬一葉哥不小心和人發生衝突,傷到哪了,那纔是冤枉。

隻是我最好低調點,對吧”葉辰笑了笑,知道對方的顧慮。

他不光代表自己,還代表九連城內葉家,一旦受到什麼損傷,葉府鐵定要和他鄭顯貴算賬。

“你知道就好,

葉哥你的身份不同,若是其他人,我也不那麼擔心.."”鄭顯貴歎氣道。

“知道了,你給我安排吧,這東西我一定要到手。”葉辰不由分說。

"唉...”鄭顯貴無奈,隻能應下。

葉辰和他仔細確定了黑會開始的時間,然後等著鄭顯貴讓人送過來一份貴客請柬。

他拿著請柬,這纔出了酒樓。

“上好的胭脂水粉啊,姑娘小姐們快來看看。”

“上好的一等品,才從紫華城進來的中原貨

“紫陽花香的腮紅,其他店家絕無僅有”

酒樓外的街麵上,一個個小販推著賣水粉的木車,緩緩沿著街邊移動。

葉辰掃了眼,這條街本就是專門賣胭脂水粉的。

不少女子家眷都喜歡來這裡逛。

夕陽西下,街麵上剛剛下了毛毛細雨,地麵濕漉漉的有些反光,被映上一片淡紅。

葉辰呼了口氣,氣息剛出口,便變成白色緩緩散開。

他回頭看了眼酒樓,金魚酒樓碩大的陰影被陽光投射下來。

這座九連城最大的酒樓,此時正值熱鬨時間,來來往往進出吃飯的客人絡繹不絕。聲音嘈雜異常。

葉辰站在酒樓陰影裡,朝兩側看了看。

除開酒樓口的其餘地方都有些冷清。

一個個小販推著水粉車緩緩挪動著,在陰影裡不斷移動。

葉辰看著看著,就想給二孃和依依,順帶買點小禮物回去。這些水粉價錢不貴,品相也偶爾能找到好貨,倒是不錯的小禮品。

他沿著街道走了幾步,想挑挑看哪家小販更好。

下午時分,街麵上越發冷清了,

很多店鋪都關

了門。

街道兩側的路人也不多,偶爾才能看見幾個。

讓人奇怪的是,這些賣水粉的小販明明看到周圍冇什麼人,還賣力的微笑著吆喝。

吆喝聲此起彼伏,在空蕩蕩的大街上迴盪。

葉辰眯了眯眼,也冇覺得怪異,心道或許是這個世界特有的規矩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