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邱木搖頭,“若是師傅懷疑我們,我們早就冇命了。再說,我們透露的是那幾個外來人的訊息。如今是風雨飄搖的時候。其實,大致結局,你我不是都已經看透了麼?”

蕭畫歎氣道:“我之前就覺得師傅冇法一統天下,但我又不敢說,更不敢和你說。想著隻要繼續混日子就行,後來我跟薑書凝她們交過手之後,突然發現,保命纔是最重要的,何必雞蛋碰石頭。”

邱木皺眉,“萬一,我是說萬一,師傅知道了什麼對我們動了殺機,我們是躲不掉的。”

蕭畫非常緊張,“那怎麼辦?我可不想死,更不想死在師傅手下。”

崇陽真人是個冷血冷情的人,這點大家都清楚。

蕭畫又補充道:“記得那時師傅要去尋找百媚城、千嬌城的機關密室,姚安安也說過那裡她冇進入最後一關,非常危險。可是師傅一定要進去找,結果可是我們幾個當馬前卒,率先走在前麵的。”

“我知道,當時,我走第一個。”邱木當然記得當時的場景,如果有危險,就是讓自己和姚安安當替死鬼。

“所以,大師兄,你不必有什麼心裡負擔,咱們做徒弟的一直忠心耿耿,可也得保命啊。師傅是不會聽勸的,他一心想著天下霸業,也冇想過我們的死活。就連唐文川那老頭貪汙那麼多回凝丹,他也是睜隻眼閉隻眼。可見,有價值的人在師傅眼中纔是更樂意維護的,

其他冇價值的就自生自滅吧。”

“我還一直以為你傻傻的,什麼都不懂。”邱木笑了。

“大師兄,我不過是裝傻而已。我知道你在師傅麵前最得力,所以我總是跟著你,我覺得你這人還不錯,不會故意使絆子為難彆人,也多次救過我,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你應該也知道,咱們門派這些年死了不少人了,也不知是不是因為練習那邪門功夫的原因,師傅也變了。我們的生死,他不會關心,死就死。還不如薑家人,若是求他們放一馬,他們還會選擇性複活彆人。”蕭畫突然眼眶紅潤,“大師兄,彆再猶豫不決,跟著師傅冇有活路,我們早該清醒了。”

邱木拍著蕭畫的肩,“我們不是早商量好退路了麼?你激動什麼,淡定。你這樣情緒上頭,小心讓外人看出異樣。等這次之後,我們就早點逃走或者乾脆裝死再遠走高飛。”

“這次之後?大師兄又有什麼事?”

“我覺得門派接待的這對爺孫兩好像不是那麼回事,不知是哪裡隱藏的高手。等查出身份傳遞訊息給薑書凝,我們就離開。”

蕭畫有些興奮,“那我著手去準備準備。”他有很多想法,自己也積攢了不少錢財珠寶,過逍遙日子是不愁的,最重要的就是找個安全的地方落腳。

夜深人靜,邱木打算睡下,有小弟子來稟,崇陽真人讓邱木過去,邱木跟書房密室裡的姚安安說了一

聲,讓她藏好,誰來都彆開門,他才急匆匆出門。

崇陽真人正在供奉大殿裡安靜打坐,邱木進去時,竟然看見那對爺孫的兩個侍衛坐在師傅下首。

奇怪,這兩個侍衛居然有那麼高的牌麵,邱木覺得自己猜對了,是隱瞞了身份的神秘高手。

“你帶一隊青龍城守衛再帶一隊天幕派弟子分彆去白鷺城、四喜城、五福城外埋伏著,悄悄把這詛咒符貼上,不要驚動他們即可。”崇陽真人飛出十二張符咒給邱木。

邱木接過,這些紙張是棕色的、粗糙得發硬,上麵還用紅色墨跡畫著奇奇怪怪的圖案。

“師傅,這能管用麼?”邱木苦笑,這玩意兒比陣法還要扯淡,陣法如果是真的,還真是有殺傷力,可這符咒真能害到人?他餘光瞥見旁邊兩個侍衛,那兩個侍衛一個高,一個矮,目不斜視,身上有股壓迫感。

崇陽真人揮揮手,“你把它們貼到薑府、衛府的幾個宅院門上,它們就會消失,去做。”

“那我一人去悄悄貼符咒就行,為何要帶那麼多人一起去?”

“因為貼完後,就可以伺機而動了。”崇陽真人笑道。

“是,師傅儘管放心。”邱木心裡不相信這什麼倒黴符咒能起作用,但表麵還是領命出去了。

和他一統領隊的還有蕭畫。

一路上,蕭畫又吐槽,“老是三更半夜出來偷襲,我們成功過麼?反倒是被彆人打得落花流水。以前陣法不行,現

在又弄什麼符咒。”

邱木一直低頭思考,對於蕭畫一路上的嘰嘰歪歪都冇有回答。

“大師兄,你怎麼了?”蕭畫見他心不在焉。

邱木附在他耳邊一陣輕語,蕭畫這才明白,隨後便點頭同意。他們兩率領青龍城守衛率先來到白鷺城,蕭畫揮手示意讓大家停下,隱藏在白鷺城東郊外。

邱木自己飛了進去,手裡拿著符咒卻冇有貼,而是飛進薑書凝的院子。

“你親自過來不怕被髮現?”薑書凝感覺到有人進了自己的大廳,便出來檢視。

邱木長話短說,說明來意後拿出這些符咒。

薑書凝看過,“你貼個一張,其他三張,我給其它的紙張,你去代替。”

不一會兒,邱木就出了白鷺城。

蕭畫趕緊迎上來,“怎麼樣?”

“成了。”邱木點頭道:“我們繼續去四喜城和五福城。這回,留下一半兵力在此處,你和我一起去四喜城、五福城。我貼四喜城的符咒,你貼五福城的。”

“行。”

等蕭畫和邱木將符咒貼好,在一處僻靜衚衕裡,蕭畫拉住邱木,擔心道:“這符咒若是真有什麼,是我跟你貼的,衛家人、薑家人不會放過我們,你剛剛去找薑書凝,跟她說清楚了麼?”

誰知,眼前的邱木突然一變,變成薑書凝,薑書凝笑道:“放心,這符咒已經被我掉包,我會讓前輩們看看是些什麼玩意兒。你回去吧。”

蕭畫嘴巴微張,結巴道:“你,你,

我大師兄呢?”

“他當然是回到白鷺城東郊外。放心,他先給四喜城衛府貼符咒,你給五福城衛家貼符咒,他先回去,你再回去,不會引人懷疑。”薑書凝說完就飛身離開。

蕭畫回到白鷺城東郊外,邱木也不過是比他先到一會兒。

不多時,就有天幕派弟子來送信,讓他們都回去,說是計劃改變了。

蕭畫回到天幕派就罵罵咧咧的,“黑燈瞎火去貼個符咒就能贏,傻不拉幾的。”

賈缺突然在他們眼前,陰笑道:“你們可要倒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