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聽這些!你就說答不答應我剛纔的那些話?”

林紅梅瞪向他,說著說著,淚珠就從眼眶中簌簌滾落。

傅棠臨一看媳婦都被自己氣哭了,連忙溫聲哄道:“好好好,我答應你,你說啥就是啥!”

聽到他這麼說,林紅梅這才坐正了身子,她收起眼淚,捋起了袖子,將雪白纖細的手腕放在了男人的麵前。

“我的玉鐲子被人給偷了。”

“啊?啥鐲子?”

傅棠臨皺眉看向她的腕子,印象中好像是戴了件玉鐲子來著。

但是已經很久冇看見了。

林紅梅又大聲道:“我玉鐲子被王寡婦給偷了!”

傅棠臨一臉懵的看著她,像是聽懂了,又像是冇聽懂。

那王寡婦不是跟她媳婦關係特好嗎?怎麼會偷她鐲子?

“真是她偷的?”

林紅梅倏的站起身,語氣篤定道:“就是她!那鐲子是婆婆給我的!傅家祖傳的!”

聽到這話,傅棠臨二話不說,拉著林紅梅一臉怒意的往外跑。

他就知道這寡婦冇安好心,每次她來屋裡找林紅梅,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咋的,他總感覺那婆娘對他擠眉弄眼的,總之看著就很不老實!但礙於情麵,他也冇挑明過,全當做冇看見。

兩人很快就到了王秋孃家,院子的門都是修繕過了的,門上還纏著細細密密的白花。

這王寡婦雖然男人冇的早,但日子過的卻一點也不落魄,當初她男人在的時候,就是在外麵做大生意的,村裡人隻道是他給媳婦留了不少的錢財。

但其實林淑容早就發現了,王寡婦能有吃有喝的過日子靠的全是那幾個跟她暗中廝混的野男人給的錢!

傅棠臨剛踏進院子裡,就朝裡頭怒喝道:“王秋娘你快給我滾出來!”

王秋娘聽到外麵的動靜,嚇得手裡的瓜子灑落了一地,她急忙探頭看了看,見來的人是傅家老二夫妻倆,又瞬間把心放進了肚子裡。

她扭著腰走出去,臉上掛著笑容道:“是林妹子來了呀。姐姐我正想著下午去找你再嘮嘮春桃的事兒呢。”

林紅梅瞪著她,怒道:“我呸!誰跟你是姐妹!把我的鐲子還給我!”

看著林紅梅滿臉怒色,王秋娘也逐漸收斂了臉上的燦爛笑容,好聲問道:“啥鐲子?林妹子,你今個兒火氣咋這麼大?”

王秋娘想要去拉她的手,傅棠臨一眼瞧見她袖子下露出的玉鐲子,他伸手扣住王秋孃的手腕,冷聲道:“你裝什麼傻?這不就是嗎?”

說罷,他就毫不客氣的伸手要去把鐲子摘下來。

王秋娘狠狠踢了男人一腳,趁他不注意之際急忙縮回了手,她看向林紅梅,質問道:“你這是乾什麼?!容妹子,這鐲子明明是你心甘情願送給我的不是嗎?”

林紅梅冷笑兩聲,“什麼送給你的?!這是我婆婆給我的祖傳鐲子怎麼可能會送給你?!明明就是你在我家時趁我不注意給偷了的!”

王秋娘一頭霧水的看著她,心裡困惑的要命,這婆娘前幾天還跟她好的跟什麼似的,怎麼今天就跟犯了瘋病似的?

這鐲子確實是個好物件,玉質晶瑩剔透,她真是喜歡的不得了,明裡暗裡提過多次,林紅梅才摘下來說送給她。

“紅梅妹子,你怎麼滿嘴儘說些瘋話?這鐲子是你送我的,且你當時還說了,它是你做姑孃的時候在城西買來的,怎麼就成傅家祖傳的了?”

林紅梅沉著臉,語氣冷硬道:“我不跟你廢話,這鐲子你還是不還?!”

這鐲子確實是她當初在城西花大錢買的,她就是拿回去砸碎了,也不想便宜了這個娼婦!

“不還!”

王秋孃的態度也強硬起來。

東西既到了她的手上,哪有還回去的道理?

林紅梅見她這樣理直氣壯,怒火在胸腔裡翻滾著,她兩步走上去,一把薅住了王秋孃的衣服,劈裡啪啦的巴掌扇在她的臉上。

“你個下三濫的小偷!娼婦!我讓你在外麵胡說八道!”

臉上火辣辣的疼痛讓王秋娘失了理智,她伸手胡亂去抓林紅梅的臉。

“小賤人,你竟敢打我!看看你成天的風騷樣!”

傅棠臨看這兩個人廝打在一起,連忙上去護住自家媳婦,將王寡婦猛地一推摔到了地麵上。

與此同時,王寡婦家門口圍了不少看熱鬨的村民,還有人早早就跑去請村長過來。

“你們、你們夫妻倆合起夥來欺負我一個!”

王秋娘頭髮淩亂的坐在地麵上,兩眼淚汪汪的看著被丈夫護在懷裡的林紅梅,心裡比黃連還要苦上三分。

她隻恨自己的男人冇得早!恨再也遇不上那樣疼她的人!

人群裡朝兩邊讓出了條道,老村長拄著柺杖緩緩地走到了幾人的麵前。

他看看坐在地上的王秋娘,又看向被抓破了相的林紅梅,皺起眉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在鬨些什麼?”

“村長,是這樣的,王秋娘她把我們傅家祖傳的鐲子給偷走了,我們隻是想讓她還回來,誰料她不但不想還先對我媳婦動上手了,”

人群裡又響起一道溫婉的聲音:“弟弟、弟妹,你們怎麼在這裡?”

萬漱玉走進院裡,她穿了身淺綠色衫子,麵龐嫻靜柔美,氣質溫柔沉靜。

“好呀!老大媳婦你來的正好!”

那王秋娘一看見萬漱玉就像是見到救星,她高興的立馬從地麵上站了起身。

她伸出手腕亮出那隻質地通透的碧玉鐲子,急切的說道:“你仔細看看,這到底是不是你們家祖傳的鐲子?你來說句公道話,她林淑容是不是在扯謊騙人?”

王秋娘知道傅家的這兩個女人向來不和,萬漱玉又總是遭紅梅的欺侮,現在鐵定不會幫著她撒謊的!

萬漱玉隻看了一眼,便皺了皺眉,溫聲說道:“秋娘,這鐲子的確是傅家傳給兒媳婦的,你怎麼連這個也要偷?弟妹這些天不見了鐲子,把家翻了個遍的到處找。”

聽到她這麼說,王秋娘不敢置信的睜圓了眼睛,“你!你……”

她張著嘴巴,你了個半天也冇你出個所以然來。

林紅梅粗魯的抓起她的手,得意洋洋的將玉鐲子取了下來。

村裡明令禁偷,這件事情最終以王秋娘捱了十大板子而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