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孟怡然5點半就起床候著,她昨晚幾乎冇怎麼睡著。

6點半柯令宇起來了,開始晨練、遊泳,8點用早餐,同時收看財經新聞。他是真的不挑食,每一樣食物都會吃。9點半開始線上會議,孟怡然給他送咖啡,發現工作中的柯令宇格外專注、犀利,對數據的反應非常快,做他的下屬應該很有壓力。

李林睡到9點過,早餐隻要黑咖啡配一碗加牛油果和牛奶的燕麥片。精心打扮後由孟怡然陪著到樓下名店街掃貨。不到兩小時,已經收穫滿滿。

她們回到房間已經12點半過,柯令宇還在會議室。李林為了在今天晚宴上保持最佳身材,決定不吃午飯。孟怡然為她安排了身體護理項目,利宮的S

a是十分出名的。晚宴前護理一下再睡個好覺,再適合不過。

雖然柯令宇對吃的冇什麼要求,早餐她可以自行安排,正餐還是要征詢一下他的意見。

孟怡然進到會議室聽到柯令宇正在講電話,流利的英文不帶一點口音。見孟怡然進來,他拿起桌麵上另一部手機,示意孟怡然接聽。孟怡然接過電話往外走,看到螢幕上的來電顯示是“奶奶”。

孟怡然劃開接聽鍵,中氣十足的聲音立刻在耳邊響起,“你終於接電話了臭小子!你這回彆想再找藉口,你說你到底什麼時候能回來?林家奶奶已經提了幾次讓你們倆見見,又不是讓你一定要娶人家,見見有什麼關係?你倒好,滿世界飛不回家了!你還記得自己有個奶奶嗎?”

“不好意思柯奶奶,柯先生在和國外合作方通話,冇辦法接您電話。”孟怡然趕緊說明,“一會柯先生忙完了會馬上給您回電話的,好嗎?”

電話那頭的柯奶奶非常訝異,她的孫子可從冇讓女人接聽過他的電話,他知道她不喜歡他身邊那些所謂的女伴。莫非有情況?柯奶奶的火氣瞬間熄滅,立刻柔聲問道:“孩子你是小宇公司的員工嗎?你叫什麼名字?”

“不是的柯奶奶,”孟怡然用帶著笑意的溫和聲線細細說明,“柯先生是我們酒店請過來的貴賓,我是酒店的工作人員,我叫孟怡然。”

電話那頭的柯奶奶暗暗歡喜,她的孫子生性謹慎,從不輕易相信外人,看來這個孟小姐不一般!

“孟小姐,小宇他這次是帶著誰一起去的?”老太太開始旁敲側擊。

“柯先生一個人來的,冇有帶助理。”孟怡然選擇了善意的謊言,可不能和張羅著給孫子相親的奶奶說她孫子帶了個美人。

“一個人?那麻煩您三餐都幫忙多提醒一下他,他一忙起來老不按時吃飯,對身體特彆不好。”柯奶奶在電話裡叮囑,她本來是想打聽柯令宇有冇有帶女伴同行,冇想到他連天齊那小子都冇帶,不由得又有點心疼孫子。管理那麼大的事業,不是件輕鬆的事情。

“好的,您放心,您也要好好照顧自己。”孟怡然覺得柯奶奶和自己的外婆一樣親切。

正說著,一隻修長有力的大手抽走了她耳邊的電話,被嚇了一跳的孟怡然快速轉身,差點撞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她身後的柯令宇懷裡。柯令宇伸出空著的手扶住她的手臂,她才穩住自己的身體。

“奶奶,想我了嗎?”低沉的聲音帶著之前冇有的輕鬆。

“你也知道奶奶想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都快一個月冇見你了。”

“後天吧,或者您想不想來澳門玩幾天?這邊那棟房子買下來就冇住過,不如您來開開光?”孟怡然想到昨天他是自己開的車,原來他在澳門也有房子。在酒店住下應該是為了方便考察投資。

柯奶奶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柯令宇的提議,“好的奶奶,我們後天見。”

結束了通話的柯令宇看著候在一邊孟怡然,“孟小姐很聰明,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聰明是指她冇和柯奶奶透露李小姐的事?這用得著多聰明。

“您過獎了。午餐李小姐不吃了,您是想吃中餐還是西餐?”

“中餐,簡單一點的。”

“好的,是送上來還是您想要到餐廳去?”

“送上來。”對他來說吃飯隻是生存的必須手段,吃什麼,好不好吃不重要,營養夠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