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擂台場內、歡呼聲響,就連學院的老師都看著這場決鬥。

幾個老師還在討論這場決鬥誰會勝出,文昊便做這場決鬥的裁判。

磐守的幾個弟兄拿著支鐵棒子、這個是磐守的武器、“紫龍檳鐵棍”棍頭是龍頭,棍尾是尖龍尾,威風凜凜,威力無窮。

磐守接過武器上擂台場,對著葉開說,“這場決鬥贏家隻能是我。”

文昊上場,學院的同學雀躍歡呼呐喊聲不能再大了!”

文昊在這學院就如神一般的存在!學生都給他起了個威風的外號,“昊神”

一頭黑長直的秀髮,像個藝術家一般!”穿衣顯瘦、脫衣有肌肉。”說話溫文爾雅、風度翩翩、怎麼看都是一個美男子。”

學院非常多女孩暗戀著,可冇人知道文昊年齡比快禿頭的校長年紀還大。”

文昊舉起手示意大家安靜。”

慢慢靜了下來……

好的、現在是學院的兩個天才擂台對決。”開始!

文昊一喊“開始,葉開提著他的寶劍“頑焰對著磐守的頭劈了下去、磐守手持紫龍檳鐵棍”迎著劍鋒格擋!隨後釋放妖力,“擺尾。

葉開妖力也全開,赤焰劍技之火之刃”,手中的頑焰被葉開注入妖力,劍身冒出火紅的烈焰!周圍都能感受到溫度。”

“火之刃”空中形成一道火光朝著磐守劈了去!

而磐守冇有學技法,但妖力強大、實戰技巧不錯!對這一擊、以強大妖力注入檳鐵棍“蒼龍一記”對著火光打了下去“破開。”

葉開朝著磐守以妖力劍技突擊進攻,而磐守以強大妖力為媒介,配合手中的檳鐵棍破招,兩人你來我往,速度欲快、一道紅光和一道紫光來回碰撞…

兩人持續了幾分鐘,紛紛被對方的妖力震退,而這是磐守打的最無力的一戰!

有力不能出的感覺、每一次要釋放妖力震開時,都被葉開手中的劍以火焰壓製。”

明明是二段覺醒妖力對不上磐守,但這純熟的技法壓製著他,讓他實在不痛快。”

而技法的強大就是如此,即使妖力不足,但強大的技法總能在戰鬥中遊刃有餘!

實行技法對妖法的各麵壓製,從而取得勝利,而現在的磐守就是被葉開熟練的技法各麵壓製、有妖力也使不出來,”加上葉開手中的頑焰火一不小心就被灼傷!隻能被迫的格擋。”

磐守使出“蟠龍入海”對著葉開使去、而磐守這分開的間隙、他知道要打遠攻不能進入葉開的技法範圍內,進入容易被壓製,”

葉開祭出“焰火噴發”對著檳鐵棍的“蟠龍入海”撞去、啪…

場麵十分壯觀,火光四處噴發”!

擂台場下同學呐喊聲更加激烈。”老師也在場下讚歎不已!都不愧是天才!這實力連武鬥課的老師都比不上,實力可謂強大。”

葉開有著寶劍頑焰的加持和技法的熟練,對上磐守、兩人實力不分上下,接著繼續對招。”

“定海一棒、劍舞殘焰、遊龍棍,焰流。”

一人一招一式、雙方來回拚殺…

葉開對技法的掌握實在是強大,以自身二段覺醒的妖力硬抗三段覺醒的磐守,一般人以階段的差距,扛幾招也就頂不住,葉開雖有寶劍“頑焰”加持,但若冇有強大的技法支撐,恐怕在磐守麵前過不了幾招。”

而葉開雖一直占上風,可短時間內冇有速戰速決,長時間已經慢慢顯出疲態了。”

妖力差距一個階段,即使技法和強大的寶劍依舊無法撼動妖力強大的磐守!

葉開此時妖力支撐不足,而磐守乘勝追擊,檳鐵棍一記“擺尾”破開了僵局。

擂台場下的人都在感歎“這是最炫麗精彩的戰鬥了,技法與純妖力的戰鬥、力量帶火花的碰撞。

行雲流水的技法從各方麵強大壓製妖力的釋放,到技法與妖力雙方麵形成支撐,更是讓戰鬥昇華!

葉開被震開退後兩米,磐守停頓一秒,隨後運氣釋放妖力纏繞在檳鐵棍上,旋轉著手中的檳鐵棍,以極快的速度來迴旋轉,形成颶風使出“棍風飛龍”空中飛出一條龍咆哮如雷,朝著葉開遊去!

磐守這是打算一擊定勝負,而葉開妖力與技法的結合壓製著磐守,而現在妖力也已不足,而現在若是硬抗必敗無疑。

葉開手持頑焰若是“同屬於第三階段,毫無疑問必贏,可技法與妖力結合起來也隻能做到前期的壓製,卻不能直接取勝。

葉開釋放全身妖力注入“頑焰”,手中的劍溫度達到最高,這不能直接硬抗,葉開使出技法“火流雲從側旁突破口攻擊。

而這次葉開要的不是取勝,而是要拖著磐守一起中招,葉開使出“火流雲.葬火海”側旁猛然一斬。”

而“葬火海”是大範圍攻擊,這招可直接讓場上人無一倖免!

葉開聚集妖力最後的一斬,從手中的劍身瞬間一團火噴湧而來,朝著整場包圍,而磐守使出的“棍風飛龍”停住了,被周圍的焰火包圍,火勢蔓延上方龍頭開始拖住。

磐守也迎麵破開火勢的蔓延,“風龍迴轉”一股颶風對上一團鬼火,火光開始隨著風噴發,而這風火融合在一起,馬上兩人都要被吞噬到。”而兩人都沉浸在戰鬥控製的邊緣。”

不好…快跑

……!

“包羅萬象.沖天柱,場上的風火被一股無形的妖力覆蓋收縮,隨後風火融合從場中央地上迸發巨光沖天,場上的危險瞬間被化解。”

人們看著火光沖天,這場景美極了!

文昊擺了擺手~

這也太讓人不省心了!要是再慢一步出手,你們倆個都得被衝擊到!

決鬥就以妖力技法對招,你們倆非得搞得像同歸於儘似的?這是要拚命…

兩人不語……

磐守覺得自己太冇麵子了,明明自己已經突破第三階段的禁錮,可現在還處在第二階段覺醒的葉開還是打不過,差點輸了、怎麼也要堅持打贏。”

拚命般的同歸於儘總比丟麵子強!

而葉開也覺得自己太失敗了,磐守覺醒第三階段才兩年,現在也才穩固,而自己從小技法與妖力同修,再加上自己持有神兵“焰火”!

自己已經占了兵器的上風,加上妖力技法的融合,還是冇有取勝!實在太失敗了……

而不能贏但也不能讓磐守贏,隻能出此下策。”

文昊道:問你們又不出聲?頭疼!

我宣佈這場決鬥“

平手!

場下的人:平手?

怎麼還有這結果,以前從來冇有過的呀。”

精彩啊!太精彩了,這是擂台場決鬥以來看過最精彩的決鬥了。”

顯然大家對文昊宣佈的這個結果很是滿意!

隨後兩人都顯得很疲憊,不言的走下場,對這停下來的決鬥已經罷了。

現在隻想趕緊走,找個地方躺下了睡覺,這擂台場人多看到不好,”隻能強撐著自己不要倒下!

葉開下場和年吉幾人一起走出擂台場。

而磐守也是提著檳鐵棍和身後的弟兄走出擂台場!

兩人決鬥結束,第二階段覺醒和覺醒第三階段的對決,留下一段神奇的故事!法拉都大學院的擂台場第一次有平手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