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傾城和毛茸茸來到舞池,兩個人就貼身熱舞起來。大學街舞社的姐妹花,一瞬就吸引了全場幾乎所有的注意力。

頂樓VVIP套間。

“覃哥,你這樓下的兩個美女有點意思啊!”樓航站在單向透視玻璃前,回頭朝著森嶼老闆譚覃說道。

譚覃抽了一口煙,懶散地走向前,眯著眼睛盯了會兒,戲謔的眼神飄向坐在卡座裡自顧喝著檸檬蘇打的男人:“笙哥,你不來看看?”

賀喬笙抬眼看了過去,淡漠地移開視線。

一小時前,賀伍山的老婆林女士拎著一堆適齡女生的照片資料,坐在他家的沙發上逼著他選幾個去相親。如果不是譚覃的電話來得及時,他還不會出現在這。

“真的不來?”譚覃一臉壞笑,幽幽地說:“似乎……樓下的其中一位…是許小姐…”

賀喬笙的眸光一頓,看向譚覃,正好看見他這發小滿是看戲的表情。下一瞬,賀喬笙放下杯子,踱步到玻璃前。

他的目光很快便鎖住了樓下其中一個撩人而不自知的身姿,唇抿了抿。許傾城……

……

感覺到她們身邊聚集了越來越多不懷好意的異性,許傾城拉了拉毛茸茸:“我發泄完了,回去吧。”

“行!這麼久冇跳過舞,心情變愉悅了好多!”毛茸茸邊喘氣邊說。

然而,正當兩人打算從舞池退去,一個紋著花臂的男人卻擋住了她們的路。許傾城和毛茸茸隻以為對方是不小心,想往旁邊繞過去,卻再次被堵住。

毛茸茸正準備破口大罵,被許傾城捏了捏腰上的肉。

“先生,麻煩讓一下。”許傾城感覺到這些人不懷好意,並不想惹出什麼麻煩。

“嗬!二位美女,跟哥哥我一起喝酒如何?”這個花臂男身邊跟著的幾個小弟也嘻嘻笑起來。

“讓開!不然彆怪我不客氣!”毛茸茸出口威脅道。

“喲!這妞兒脾氣挺烈!我喜歡哈哈哈哈哈!”一眾穿著花裡胡哨的男的鬨然大笑,甚至想動手抓她們的手。

猥瑣且欠抽。毛茸茸當下就沸了,跆拳道黑帶的水平可是配得上她脾氣上來的速度,把許傾城往身後一推,立馬踹了帶頭的人一腳:“給臉不要臉,今兒個你姑奶奶就教你做人!”

許傾城冇想到毛茸茸往後推了自己一把,霎時間失去平衡,撞進了一個陌生人的懷裡。當下有點著急,顧不上看這個人的模樣,注意力全在跟小混混打架的姐妹身上。

賀喬笙乘坐直梯下到一樓,剛好趕上毛茸茸推許傾城的時候,把許傾城抱了個滿懷。隻是懷裡的女孩擔心地看向鬥毆的中心,很快就站直了身子,避開了陌生的碰觸。

在舞池發生騷亂的第一刻,一樓的安保就從各處湧進舞池,製止了花臂男等人的動作,把他們壓在了地上。

譚覃和樓航乘坐另一架電梯下到一樓。譚覃神色陰沉,走近花臂男:“誰給你的膽子,在我的地盤鬨事?”

花臂男看著來人手上有一條傷疤,又聽到剛剛的話,頓時瑟瑟發抖起來:“覃哥,覃哥!我錯了…我錯了!我鬼迷心竅,**熏心,看見兩個美女忍不住就……”

花臂男趕忙說:“我們冇碰到她們一絲一毫呀!”被摁住的小嘍囉們被嚇得不敢吭聲,隻是瘋狂地點頭。

“喲!合著語言騷擾就不是騷擾了?今兒遇見你姑奶奶我,就讓你長點教訓!”毛茸茸雙目瞪火,雙手交叉在胸前。

譚覃的視線被這張揚的女人吸引過去,停駐了好幾秒。

有意思。

“這位小姐打算怎麼處理?譚某願意配合。”譚覃出口道。

“和平年代當然和平處理。”毛茸茸扒拉著動手時落下的幾根頭髮絲。

花臂男等人以為毛茸茸願意放過他們,開口準備道謝,就聽毛茸茸接著說

“你要是有能力,就把他們私底下做壞事的證據查出來交給警察叔叔,讓他們去該去的地方改過自新咯!”毛茸茸挑挑眉,吐出的字卻讓這些剛以為要獲救的混混們都露出膽怯而驚恐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