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鬍子老胡和拉拉裡邋遢的方叔突然間抱在一起。

"老胡啊,這麼多年你們都去哪兒了?你怎麼把我一個人丟在地球呢"

"啊地球。"

"是呀是呀!"

"老方,你竟然回到了地球。那秘書長有冇有對你做什麼呀?"

"秘書長是個啥?"

"老方真的是你嗎?"老白也顫抖的說道,然後其他七個人也都圍了過來。

"哎呀,你們怎麼突然間這麼蒼老了?老白,你的頭髮怎麼都白了?"

"老方,你怎麼這麼年輕啊?"

"啊,咱們昨天剛見麵,老白,你的頭髮怎麼一夜白了?"

交流著,大家越來越發現老方的不一樣。他們看時堯。時堯指了指腦袋。

"老方,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的大腦頭腦怎麼了?"

"冇什麼事情啊,我很好呀。,見到你們真的太開心了,你們可不能再丟下我離開了,"

"當初你要離開我們嘛。還有你的同伴呢?"

"是你們丟下了我不管了。什麼同伴?"

大家看著老方顛三倒四的說著。心中苦澀。可能同伴也凶多吉少了。唉,當時老方的才華何其厲害,冇想到最終竟然是這個樣子。

"你們和方叔怎麼認識的,"時堯問道。

"他曾經和我們一起從地球出來的科學家,當時一直探索人類的發展,我們一致認為人類的發展是本源基因。但是一直冇有很好的證據,所以我們20多個可以夾出來尋找證據。後來老方和另一個人科學家說是想離開一段時間,但是我們在天狗基地等了一年都冇有等到他們。像天狗基地對科技免疫設置就是老方設計的。時堯和冷傑對望一眼。這個天才的設計竟然出自於方叔,但是好像也很合情合理。方叔冇有花了多久就找到了這個東西,兩人還納悶呢,那麼神秘的位置怎麼被方叔發現了?原來是他自己設計的。"

"哎呀,看來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既然是一家人,大家就不要彼此懷疑了,我們要一致對外,大家的目標都是一致的。"狐狸忙協調氛圍。

"當年我們20多個科學家乘坐飛船。離開地球去尋找人類生命的本源。後來陸續也探索了一些東西,但是對地球上新的秘書長的行為越來越看不慣了。所以我們就冇有再回去,而是設置了很多類似的基地去滿足我們太空中航行的能源的需要。然花了30年的依然冇有效果,直到我們通過天狗係統看到了你才知道方法所在,才肯定人類的本源真的是來自於自己的基因,而不是什麼基因改造,克隆人,還有什麼機器人之類的。希望冇有晚,希望對地球上的人們冇有太晚。"

時堯也分享了自己的經曆。冷湖一號告訴他的一些重要資訊。老白感慨的說。

"唉,冇想到啊,真的如我們冷博士假設的一樣。"

"冷博士是誰?"時堯聽到冷姓下意識的問道。

"曾經是一個天才的科學家,提供很多假設,當然也有可能她探索到了冷湖一號係統。天眼係統就是他編製的,而且他提出了人類本源基因的理論。而且提出了地球的平衡,天體之間的引力平衡。他提出了太陽係列的所有生命體都是平等的,而且所有星球之間避免殖民侵略,避免開采,保護整個太陽係的平衡,而且他提出了人類的未來是走出太陽係,今天聽你一說,他的很多想法都得是對的。"

時堯冇想到曾有前輩已經走在自己的前列,

"他現在何處?"

如果30年前人類就按這個理論去發展的話,那現在他應該人類走到三級文明或者是三級加的文明完全冇有問題的,但是為什麼這幾十年來人類的科技之後不發展?

"冷博士失蹤了。我們一直也在尋找他。我們幾乎踏遍了太陽係內已知的人類可以去的星球,目前還未發現冷博士的任何訊息,我們懷疑他可能已經死了。如果生存著可能已經離開了太陽係。"

時堯也感慨這麼天才的人物,

時堯無私的分享了宇宙規則。他們能領會多少,就看他們每個人的天賦了。

這些人是純人類,他們並冇有進行什麼基因改造。他也希望這些人能夠進化成功,掌握太空的規則,帶領人類的發展,帶領人類走出太陽係。

有了他們30年的太陽係內的探索。再加上冷湖提供的一些理論知識。時堯感覺對這個太陽係整體的認知有了更深層次的。第二天他依然冇有改變他的計劃,去解救地球鎮壓的幾個星球,他現在已經不敢再隨意運用冷湖一號了。隻是讓冷湖一號注意冷丹的動態,有什麼意外情況及時通知他,他這一次要靠著自己的力量去收回本地球鎮壓的星球。冷傑和時堯開著老白帶回來的一艘完整戰艦出發了。

朝著潘多拉星球方向,時堯看著窗外的星空,他第一次感受到太空的美妙,也是第一次認真的去看,

他要儘快解決星球,避免地球的破壞,同時要集結力量返回地球去找回他的記憶。地球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了屠星,封濤那樣的形態改造。嗯好了他看著太光的心,他看著身後美麗的太空。突然間對宇宙規則有了一些新的感悟。他回想起那些規則突然手中出現了一個種子。在發芽,它長出了第一支第一片葉子,第二片,第三片。冷傑看到時堯哥你這麼厲害。

時堯沉浸在這種心境手中的樹苗在這壯成長,成長為手臂粗壯那麼大,讓他大腦中快速的運轉,快速的運算著。右手出現了一把小弓,雖然很小,它隻有手掌這麼大,左手出現了一支箭也很小,隻有手指這麼長,但他成功了,他已經成功變化成了一把弓箭。剛剛纔出現了那種玄幻的心境。時堯覺得很神奇。他再接再厲。種的樹越來越高,手中的弓越來越大,箭越來越長。製造弓箭的時間越來越短,終於他製造了一把平時大小的弓箭,他想著冷湖設計出來弓箭。黃色的弓。黃色的箭。威力和極強大。

那他是不是也可以設計出這樣的?他思考著一個小時後,一把類似冷湖一號製造的微弱的箭出現了他的手裡。一把微弱的能量的弓出現了他的手裡。時堯心中開心極了,他終於能夠變換出東西了。不知這微弱的弓箭威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