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呼!”

應軍俠的身形,快速落至秦塵麵前。

“秦塵?”

應軍俠開口問道。

秦塵點點頭,“我是秦塵,你們又是誰?”

“一個將死之人,又何須知道我們的身份?真想知道,等你去了閻王殿,可以問問閻王爺。他若是心情好,興許會告訴你。”

話音落下,應軍俠體內氣血激盪,渾身上下的血氣,宛如沸騰的開水,劇烈翻滾。

而後,所有氣血力量,湧入右拳。

右拳撕裂空間,眨眼間便是在秦塵的瞳孔中放大。

“**力量這麼強?橫練武者?難道……”

秦塵見到這一幕,神色微微一動,隱隱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ps://vpkan

碎星廟弟子!

碎星廟的人,他是見過的。

金冠!

而眼前這人身上的氣息波動,和金冠頗為相似。

不出意外,便是碎星廟的弟子了。

因為金冠,所以他對碎星廟,本來是有所好感的。

可現在他知道了,一個勢力中,有好人,也有壞人。

可不管如何,眼前這人,現在是要殺他的人。

既然如此,那就冇什麼好說的了。

“嗖!”

麵對應軍俠這全力一拳,秦塵不閃不避,腳下一動,正麵迎了上去。

“這個秦塵,竟然要正麵接軍俠一拳?”

“好狂的秦塵,難道他的實力,已經強到讓他有信心接下軍俠全力一拳?”

“嗬嗬,就怕他等會兒,會被軍俠一拳給打爆!”

“這秦塵,果然是如同傳說中的異樣,不知天高地厚!”

不遠處望著這邊的碎星廟、岩雀宗兩方強者,見到這一幕,紛紛搖頭嗤笑。

而巴比克在感受到應軍俠那一拳之中所蘊含的力量,隻覺得頭皮發麻。

他很清楚,若這一拳是衝著他來的,他必死無疑。

就是不知道,秦塵能否擋下這一拳。

對於秦塵,他隻知道秦塵很強。

可具體多強,他不知道。

眼下,他是又緊張、又期待。

因為他知道,若是秦塵擋不下對方一拳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不僅秦塵會死,他們上雲村所有人,都難逃一死。

不知不覺,秦塵已經成了他內心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他們上雲村所有人的命運,全都繫於秦塵一人身上。

“嘭!”

下一刻,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秦塵和應軍俠的雙拳,在虛空中相碰。

整座山巒,彷彿都狠狠的震盪了一番。

一股可怕的能量漣漪,如巨浪般朝四周擴散開。

數十顆百米高的大樹,統統被掀飛。

草木飛揚!

塵土漫天!

而後,隨著一股力量席捲,虛空中的塵土碎屑,統統歸於虛無。

一道身影,呈現在他們麵前。

正是秦塵!

至於那應軍俠,此刻已無蹤跡。

連氣息,也感知不到絲毫。

而在秦塵的手上,則是握著一枚儲物戒。

正是那應軍俠的。

“怎麼可能?”

“軍俠,被秦塵一招轟殺了?他的實力,也達到兩萬三千龍之力了啊!”

“剛纔秦塵所爆發出來的那股力量,確實很強。最起碼,達到兩萬五千龍之力了!”

“不是說著秦塵才九星後期神境的修為麼?這纔過去大半個月的時間,他的實力就強到這般地步了?”

一道道驚呼聲,從碎星廟和岩雀宗的眾強者口中爆發出來。

此刻,他們看著秦塵的眼神,既驚恐又震撼。

巴比克也是張大了嘴巴,一臉難以置信的望著秦塵。

原來,秦塵的實力,竟是如此之強麼?

他們整個肖雍部落,除了他爺爺之外,絕對無人是其對手!

“秦塵,誰給你的狗膽,你竟敢殺我碎星廟強者?你是想死麼?”

鐘星聞衝了過來,落至秦塵十米開外,冷冷的盯著秦塵。

那銳利的眼神,恨不得將秦塵直接刺殺。

應軍俠,是他師弟,二人關係情同兄弟。

可現在,纔不到半分鐘時間,應軍俠卻是屍骨無存。

秦塵翻了個白眼,看白癡般的看著鐘星聞,道:“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你的人要殺我,我不殺他,難道還站在這裡,等著他來殺我不成?”

“我碎星廟的人要殺你,那是你的造化,是你的命數!”

鐘星聞聲音冰冷,語氣傲然,同時也蘊藏著冷冽的殺意,“但你竟然敢殺我師弟,那不僅你會死,與你相乾的所有人,也都難逃劫數,我碎星廟,會將他們儘數斬殺。”

“儘數斬殺……”

秦塵沉默。

雙眸,卻是逐漸眯了起來。

一開始,他對碎星廟的這些人,還冇什麼太大的殺意。

畢竟,他們獵殺狐人,倒也很正常。

宗門大比的內容,本就是獵殺狐人。

秦塵對此,不會去說什麼。

可此時此刻,碎星廟的人先是要殺他,被他反殺後,其同夥居然說不僅要殺他,還要將與他相乾的人,都要滅殺。

“動手吧!”

片刻後,秦塵淡漠的開口說道。

鐘星聞體內的氣血,瞬間奔湧,彷彿要直接出手。

可就在這時,他身旁的兩個人,似是察覺到了什麼,臉色微微一變。

二人對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然後都上前一步,對著鐘星聞傳音。

“鐘師兄,這個秦塵體內的氣血波動,非常隱晦,卻強大無比,哪怕是我們,都感到心悸。此人的實力,怕是不遜色於你!”

“鐘師兄,我們其實冇必要現在就對付秦塵的,完全可以等宗門大比結束後,出了這火雲大陸,再慢慢玩死他。現在對付他,風險太大了。而且我們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儘快除掉這上雲村中的狐人,割下他們的尾巴,采摘藍血草。”

這二人名叫楊剛文、楊剛武,是一對兄弟,外貌頗有三分相似。

而他們兩個人的修為,也是和方纔被秦塵斬殺的應軍俠相當,都有著兩萬兩千龍之力的實力。

聽到他們的話,鐘星聞瞳孔不由縮了起來。

他的內心,也稍微冷靜了一些。

因為經過楊剛武、楊剛武二人的提醒,他也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秦塵,很強!

強到連他,都感到了一絲莫名的壓力。

最主要是,秦塵身上的氣息極其隱晦,他根本不知道秦塵到底多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