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去專門的呼吸緩衝,而是在行動中自然形成,不做緩衝而緩衝,不去調整而調整,隨心所欲,自由自在,不受任何限製束縛,在不知不覺中生存發展,休養調息。

在弱肉強食的生存競爭中,是不允許我們耗時費力去調息調整的,否則就會被吃掉,淘汰掉,所以要適應極速變化搶奪爭食的生存戰爭,以形成超強的生存意識生存能力。

能屈能伸,可進可退想做什麼就乾脆利落點,該出手時就出手,差不多時就可以行動了。見機行事,當斷不斷,必得其亂,當行不行,必無可行。事機就是懸著的一塊肉,必須在運動到最好的時機時候,迅速的吃掉它,否則隻怕要餓死了,很難再有機會了。漸進式,不要太直接,太直接太**就讓人心生警惕,有所防備反而會被拒絕,從而冇有了接近的可能。

冇有好像,差不多,基本,大概之類的詞,這都是一些不負責任的玩笑話。好像就是不像,差不多就是差很多,基本大概就是有一半冇一半,可有可無的疑問句。哄人也要哄的睡著了,連自己都哄不過去騙不了,又如何能說給彆人聽,彆人聽了又會怎麼看?況且哄騙也不是長久可行的事,有時可以有時不可以也行不通,因為冇有不透風的牆,謊言總是會被拆穿露餡的。所以哄騙人是不得以而用之,平時是不提倡的,平時還是要用事實說話,客觀的解決實際問題,而且即使是客觀的東西都隨時在變,何況是你編造的謊言。但是冇有謊言又是不行的,適當的善意的謊言也是必須的。因為有些事情,可能你真心努力去親身實踐,效果反而不如哄騙人的話來的方便實在,也是瞎貓碰上死耗子,歪打正著的合適。

這個世界其實就是虛虛實實的,有真實的存在,也有虛無飄渺的夢境幻影。真實的未必就可靠可信,那不真實的虛無也未必就一無是處。尺有所短,寸有所長。有的可以變無,無的可以生有;虛的可以盈實,實的可以漏虛,正如那月缺月圓,潮起潮降,花開花落,都是不斷轉換變化的。

這個世界還是趨向和諧公平的,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曇花雖好隻是一現。所以高處不勝寒,低穀能避風。處高者必削之以低,處低者補之於高,使其和諧統一。

人事也一樣,過柔則弱,過剛必折,柔可以克剛,靜可以製動,但是剛也可以克柔,動也可以製靜,所以是要剛柔並濟,動靜相宜,纔可以決勝於千裡之外,無往而不勝。

也正如老子的道德經哲學,天下之物莫柔於水,水利萬物而不爭,這也是做人的至高境界。功名利碌,貪癡嗔怒,適可而止,物極則返,勢極必反。樂極則生悲,勢不可用儘,憂勞可以興國,逸欲則會亡身,所以養身講究清心寡慾,靜虛守真,則可道法自然,健康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