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農村,上學的學生非常多,每一個村都有一個小學,一個鄉有七八個村,加上鄉上的小學,一個年級有十多個班之多,而現在的情況是,所有村裡麵的小學都已經荒廢掉了,隻剩下鄉裡麵的小學,而且一個年級的數量也隻有兩三個班而已,各位同學可以想象一下農村讀書的小孩數量減少了多少。而這一改變的時間,也就才二十年左右的時間,這就是我到農村發現的當地教育最大變化。”

“在以前的農村,當地的教育資源比較落後,不過有老師的辛勤教導,當地的學生一樣能夠學得很好,教育資源並不能拉開學生之間的差距。如果要說真正的差距,我們城市有各種各樣的教輔資料,可以選擇自己合適的教輔資料,增強自己的學習知識,還可以提前學習高年級的知識。而農村就冇有教輔資料,也買不到,即使是現在,農村也非常缺乏輔導書的,農村就冇有一個書店存在。我在農村的那段時間,逛遍了那裡的鄉鎮集市,鄉裡麵的集市冇有一個書店,鎮裡麵也隻有一個非常小的書店,就在那個鎮高中旁邊。不過裡麵的教輔資料非常的少,都是高中的教輔資料,初中和小學基本上是冇有任何教輔資料的,有的就是練字的字帖而已。”

“要想購買教輔資料,隻有到當地的縣城才行,那裡纔有各種各樣比較豐富的教輔資料,不過也是高中的教輔資料種類比較多。當然了,網絡上有各種各樣的教輔資料,通過快遞也可以比較方便地郵寄到當地農村,不過我冇有看到哪家家庭從網上購買過教輔資料,各位同學的家長基本上也不會從網絡上給自己的孩子買各種輔導書吧,一般都是直接到書店裡麵購買。”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農村地區不存在輔導班的,冇有可以上輔導班的地方。他們即使有自己學習不太深刻的地方,也冇有加強自己學習的地方。國家雖然大力取消各種輔導班,但是城裡麵還是存在各種各樣的輔導班,城裡麵有更多學習的機會,而農村就冇有。即使農村有這樣的學習機會,收入低廉的農民也不太可能將自己的孩子送去學習的。所以,在農村學習的孩子,如果從小有一套教輔資料,他們的學習不會比城市裡麵的學生差的。”

“農村教育和城市的教育資源的差距在教輔資料和各種培訓班上,隨著國家政策的實行和物質交易的方便,隻要農村的父母意識到教輔資料的重要性,自己從網上或者到縣城為自己孩子購買一套輔導資料,農村地區的學生也能夯實自己的學習基礎,獲得更好的學習成績。即使在小時候冇有教輔資料,隻要自己通過努力學習進入縣城的高中,也可以通過三年的努力學習,一點一點將學習的差距補回來,我們玄學會的包澤森同學就是這樣經曆過來的,這也是我和幾位同學到他家鄉體驗農村生活的地方。各位同學還有問題冇有,如果冇有問題的話,我們今天的社團議題活動就此結束。”

玄學會關於農村議題的討論活動結束後,學校許多的老師和學生並冇有削弱他們對農村各種問題的討論,反而出現了很長一段時間持續的討論盛況。趙啟學對農村獨特的觀點也成為了各位老師和學生邀請他參與一些討論的理由,趙啟學雖然自己非常的忙碌,還將自己在農村收集的各種資料給他們都複製了一份,但還是逃不過他們熱情的邀請,不得不參加了幾次討論,提出了自己關於農村的見解。

剛開學不久,馬上就是國慶了,趙啟學忙碌的學習生活總算停了下來。趙啟學對國慶也冇有什麼安排,打算就在自己的學校好好休息一下,玩玩遊戲,看看電影,閒暇時看看各種書籍。可是趙啟學的這種安排被人打破了,趙啟學的妹妹趙若伊和李雪情來杭州遊玩了,趙啟學不得不在國慶的長假裡陪著她們四處遊玩。唐糖聽說趙若伊和李雪情的到來,非常熱情的接待了她們,並和趙啟學一起陪著她們遊玩杭州附近的各種景點,品嚐杭州各種美食。一男三女在各種旅遊景點和美食店留下自己的足跡,她們四位英俊靚麗的外貌也引起了來往遊客的關注,成為其他人欣賞的一道靚麗風景。

國慶結束後,玄學會又開始了新一期的成員招募活動,許多學生成為了玄學會新的成員。

這一天,趙啟學正在自己宿舍看書,突然電話鈴想起,來電的是陳楚河。趙啟學接通電話,說道:“喂,有什麼事情呀?”

電話那頭傳來陳楚河的聲音:“趙會長,有人找你,他們說是ZJ省經偵大隊的,我也不知道他們找你有什麼事情,你趕緊過來一趟了,就在我們學院玄學會辦公的地方。”

趙啟學回答道:“行吧,我立刻過來,你讓他們稍等一會兒。”趙啟學說完,就向自己學院的辦公樓走去,同時也想著經偵大隊找自己的原因。趙啟學反覆思考,還是一點頭緒都冇有,自己好像和他們冇有任何的關係,也不可能和他們發生任何的關係。

趙啟學來到玄學會的辦公室,和正在玄學會的各位同學打了聲招呼,找到陳楚河,對著他問道:“陳楚河,他們人呢?你不是說經偵大隊的人找我嗎?他們去哪裡了呀?”

陳楚河回答道:“我們這裡地方狹小,也不方便談話,我將他們帶到了學院的小會議室了,你直接過去找他們就行,我就不過去了。”。

趙啟學說道:“你這裡也冇有什麼事情,和我一起過去吧,看看他們找我有什麼事情。你這裡如果有事情,不是還有其他同學都在的嘛,等會回來處理也是一樣的。”陳楚河回答道:“那行吧,我也挺好奇他們來找你什麼事情,以前刑偵大隊也來找過你。”

趙啟學和陳楚河來到學院的小會議室,進門就看見兩位身著便裝的女警官坐在位置上,有些無聊的看著自己的手機。她們兩位見到趙啟學兩人進來,立刻站起來說道:“你就是趙啟學吧,果然是一表人才,以前多次看過你照片,今日才見到本人。我是ZJ省經偵大隊的副隊長吳沁,這是我們隊的方倩。今天冒昧來打擾趙會長,冇有打擾趙會長的學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