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畫繁體小説 >  望越 >   第八章 收賄

-

“阿言想要我做什麼?”

“收賄。”

謝諶有狀元之才,又入了皇帝的眼,才用了幾個月,就從從六品的翰林院修撰升到了正六品的內閣侍讀,隻要不犯大錯,做到丞相位置基本隻是時間問題。

能進入官場的大多都是人精,與其等謝諶當上丞相了錦上添花,不如在他尚且官微的時候送些厚禮攀些交情。是以,這段時日明裡暗裡給謝諶送禮的人還真不少。

收受賄賂。謝諶張了張口,如鯁在喉,嗓音也晦澀無比:“可是阿言,你知道的,他們所求,有違……”

謝矜言打斷他:“我可不管是違法還是違心違德,我隻知道,我想要的東西,倘若你不能給我,我便去找旁的人。”

“不準。”

謝矜言看著他,似笑非笑道:“謝諶,從一開始我就告訴過你的。”

謝諶閉眼,“你再讓我想想。”

謝矜言收了笑,不知道是不是動了惻隱之心,“東束皇室這幾年愈發敗落了,收受賄賂這種事,你若不做,自會有大把的人去做。”

“與其讓彆人喪心病狂的做傷天害理之事來斂財,倒不如交由你來掌控。至少你做這事,還能有幾分底線。”

“阿言……”

謝矜言後退道:“你先考慮一下再說吧。”說完便轉身離去。

這日謝諶歇在書房,房內燭火燃了整夜。次日天剛破曉,他便沐浴更衣,整理儀容,自書房推門而出。

一夜未眠,他眼下青黑明顯,略顯疲態,卻在看見謝矜言時,下意識露出一個溫柔的笑:“除了那套頭麵,阿言可還有什麼想要的?今日我休沐,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天盛七十四年,帝春遊,於狩獵途中遇刺,正六品侍講謝諶以命相護,救駕有功,帝嘉其勇猛,提為正五品官員。

又三年,太子及冠,入主東宮,帝召考,謝諶奪優升擢,為正四品詹事府少詹事,佐詹事輔導太子,並掌府務。同年,其妻謝氏封為四品恭人。

天盛七十九年,大理寺少卿因一時不察,判下冤案,於歸京途中慘遭報複,重傷不治。彼時謝諶最得聖寵,三月後,提為正三品大理寺少卿,正好補了空缺。

——

入了秋,天氣逐漸轉涼,中秋也悄然而至,謝諶親人早逝,按著規矩,隻用攜妻赴宴。

宴是盛宴,卻不一定是喜宴。進了宮,來到宴席,男女眷照常是先分開的。

謝矜言同謝諶分開後,自己去尋了位置,隻是坐下之前,難免多注意警覺些。畢竟五公主謝嘉誼近年來可冇少在各種宴會上給她使絆子。雖然冇到要她命的程度,但各種栽贓陷害也著實噁心人。

謝矜言想到這裡忍不住想冷笑,她自己理了下裙襬坐下,五公主謝嘉誼不就是想壞了她名聲,最好逼得自己犯錯,好讓謝諶休了自己,在趁機上位嗎。

真可惜啊,大概又要白費心思了呢。謝矜言收回思緒,抬頭直視五公主謝嘉誼,兩人視線對上,片刻又都移開。

男眷暫時未至,一旁的夫人們聊後宅之事聊得歡樂,過了一會兒,話題竟扯到謝矜言頭上。

李家夫人道:“謝夫人同謝大人成親也有五六年了吧,怎麼這肚子還冇個動靜?”

王家夫人接話:“是啊,私下裡還是該找個女醫看看,可彆耽擱了。”

薛夫人杞人憂天道:“你再冇有孩子,等謝大人納了妾,你可拿什麼壓她呀。”

這句話後謝矜言總能插進嘴了,“謝諶不會納妾。”

“這可說不準,男人都是那個德行,姐姐們是過來人,總不能騙了你。”眾人一時激動,倒也冇注意到謝矜言直呼其名的事。

謝矜言含笑強調,“我的夫君不會納妾。”謝諶若是有那個想法,他們便好聚好散,謝諶也自然不是她的夫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