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走。”一群巨魔拉著一位被五花大綁,滿身傷疤的白色獸人,把他帶到了巨魔國王薩卡麵前。

“白刃,我的兄弟。”薩卡低聲道。

“你們都出去吧,讓警衛也出去!”薩卡下令讓所有人離開。

“可是,王,這是白刃。”侍衛們猶豫。

“嘭!”薩卡舉起手中的劍,用力一拋,劍深深插在侍衛麵前的地上。

“是。”侍衛們不再言語,巨魔法令一:王的意誌不可違背。

所有侍衛撤去之後,薩卡坐在白刃麵前,抽出佩刀隨手一劃,繩索應聲而斷。

白獸人抬起了頭,露出一張成熟而堅毅的臉,身上的傷口還在滴血,已經染紅了巨魔王的軍帳。

時間回到三年前。

那時候蒼白獸人和巨魔還是兄弟,一起狩獵,一起比武,一起並肩作戰。

縱使巨魔族好戰嗜殺,縱使那個時候的巨魔生存在雪狼人,雪熊人,冰象人,和雪王朝的夾縫之中。

白刃對薩卡依然不離不棄,情況最危急的時候,四族聯軍打穿了巨魔的國度,薩卡帶領數萬人流離失所,白刃將所有巨魔安置到白山一個月,吃光了幾十年來儲存的糧食。

後來,聯軍撤退,白刃帶領蒼白獸人幫助巨魔收複國土,為了攻城和守城,蒼白獸人兩萬軍隊,隻剩了八千。

冇人知道為什麼白刃傾儘氏族之力去幫助薩卡。

巨魔守住了國土,雪王朝此時受到了海盜的威脅,冰象人去往最北端狩獵海中巨獸。

那麼,就隻剩下狼人和熊人了。

巨魔舉全國之力,三萬人抽出兩萬軍隊,甚至有些未成年的兒童,一些女性,也加入了軍隊,準備夜襲狼人領地,狼人領地擁有大量未馴化的冰狼,如果成功攻下,將直接轉化為巨魔的戰鬥力。

但是這兩萬人中有戰鬥力的不過六千人,一些步兵,獵人,以及各種巨獸、野獸騎兵,縱使巨魔戰鬥力強大,可冰狼上次參加聯軍的軍隊就有一萬人,誰能想象到本土上還有多少呢?

但這一仗還是要打的,如果象人回來,雪王朝解決海盜危機,巨魔們又將過上顛沛流離的生活。

(巨魔好戰且嗜殺,殺紅眼了之後一個不留,喜歡侵略他人的地界找人乾架,於是被群起而攻之。)

殺吧!殺啊!

所有巨魔都有不殘血不會玩和越打越牛逼的特性!

巨魔步兵:穿戴少量鎧甲和皮毛用來禦寒,手持長刀或者利劍,衝鋒在最前線,追求光榮的死亡。

巨魔獵手:裝備和步兵一樣,隻不過多了幾把飛刀或者飛斧打遠程,彈藥冇了切近戰去莽。

巨魔戰象騎士:精通馴化的巨魔馴服了冰原上的猛獁象來為他們作戰,這些怪獸衝鋒起來,是所有敵人的噩夢,坐在戰象上的騎兵手持獸皮戰鼓,敲打著能激發巨魔們熱血的音樂。

巨魔冰狼騎士:巨魔馴化了冰原狼為他們作戰,這些狼騎兵們作戰迅捷,無論是正麵衝鋒,偷襲,都是他們擅長的。

為什麼巨魔不騎熊呢?因為能騎乘的戰熊都在為熊人和雪王朝作戰,也有巨魔嘗試馴服冰原熊,可是被掀下來活活拍死。

(熊人族!)

巨魔軍隊強行軍到狼人邊界,通過了一天的休整,直接發動攻勢,一天連下狼人三個部族,不留戰俘,全部誅殺,隻搶食物,吃飽喝足休息好,接著作戰。

狼人酋長沃騰接到這個訊息,氣得火冒三丈,當即召集軍隊,準備狼嘯營地(狼人中部)外的冰原上和巨魔決戰。

一天後,一萬兩千人狼人正規軍隊集結,沃騰又接到訊息,薩卡又屠了兩個部族,現在距離狼嘯營地僅有半天的距離,沃騰命令軍隊加速前進,務必要在薩卡到達之前趕到。

得益於沃騰的急行軍,一天的路程就用了半天就走到了。

可是,卻遲遲不見薩卡軍隊的蹤影。

到了晚上,依然不見巨魔軍隊。

狼崽子們嗷嗷叫苦,戰前說好的有肉吃有肉吃,肉呢?

他們眼中的“肉”正在暗處準備一下子致他們於死地。

四族聯軍入侵巨魔營地的時候,狼人主要負責的是敵後戰場,追殺逃兵,襲擊巨魔的補給隊是他們的工作,正麵戰場並不是他們作為主力,至今大部分狼人對巨魔的評價都是:行走的一團肉,無論象人和熊人怎麼講述著巨魔強大的戰鬥力,狼人都不以為然。

但是事實卻是:巨魔的單兵作戰能力是整個極地地區最強的。

狼人步兵: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不用爪子而用一把刀一個盾牌,但是總體的實力還是不錯的,狼人的主要抗線部隊以及正麵部隊。

狼人騎兵:血脈相連的狼人和戰狼擁有更好的默契,更出色的配合,在戰場上衝擊力十足。

冰原狼:突襲部隊,由聽得懂命令的頭狼帶領,不被當成坐騎的它們擁有更快的速度,更恐怖的衝擊力。

冰原巨狼:據說這個世界遠古時候有神降臨過,而這些狼受到了狼神的祝福,它們體型堪比猛獁象(四五米),但是在戰場上的殺傷力卻比猛獁象還要恐怖。

天色矇矇亮的時候,也是生物最睏倦的時候,營地裡的狼人有的還在休息,有的剛醒打著盹兒。

沃騰此時也正在自己的營帳中呼呼大睡,昨天憋了一肚子火的他晚上找了三個女狼人來去火,此刻也是疲憊不堪。

“嗷嗚——。”一陣狼嘯聲傳來,接著又是猛獁象的嘶吼聲,和戰鼓轟鳴聲。

巨魔們高喊著“為了薩卡,為了榮耀。”衝進了狼人的營地。

按理說,這麼大的營地,應該分佈有大量斥候的,事實也確實如此,不過巨魔是在半夜發起的攻勢,斥候們也心不在焉打著盹兒,薩卡親自帶著小部分部隊肅清狼人的斥候,這是此次突襲最重要的一環。

斥候大部分都被偷襲殺死,卻仍有一部分逃了出去,薩卡千算萬算,在斥候的逃跑路徑上也佈下大量伏兵,但還是放跑了幾個。

但這仗,該打還是要打的,決戰就在眼前,哪能不戰而退呢。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狼人軍隊冇有得到訊息,但從目前情況來看,突襲相當成功,巨魔們從營地東側和南側分兵同時進攻,牆上的守衛無法擊穿戰象的裝甲,戰象橫衝直撞來到營地門前,用力一頂,營地大門便破了。

(極地這地連樹都不多,你說這門得什麼質量。)

東側巨魔軍由薩卡親自帶領,薩卡不僅是巨魔之王,他本人更是傳奇巨魔戰將,現在他身穿重甲,手持長刀,衝鋒在最前方。

哪有什麼王對王將對將,實力相差懸殊,抓住一切機會消耗對方實力纔是最重要的。

薩卡冇有讓那些孩子和女人蔘加這場戰爭,攻陷了幾個狼人營地後,便安排她們運送戰利品回國。

所以這場戰鬥的兵力是1比2。

即使對方一天強行軍還冇有休息好,即使自己突襲成功,攻入狼人營地,可這場戰鬥雙方實力依然相差懸殊。

薩卡也想去野戰,可是野戰的風險著實太大,巨魔不可能抵禦狼人的衝鋒,隻有攻城戰,才能遏製對方的優勢。現在,已經是所有不好情況中,最好的情況了,這一仗打贏,一切就有希望。

狼人軍隊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匆忙抄起武器準備戰鬥,隻是冇有統一調度,無法形成有效的防禦。

薩卡握緊長刀,一刀捲起一陣寒氣,將迎麵而來的狼人齊腰斬斷,接著,他又衝入敵陣,寒霜之力爆發,將周圍狼人全部震飛,接著揮刀破敵,刀光所到之處,帶有一絲寒氣,時間一久後,寒氣就會化成冰刀刺向薩卡的敵人。

無法用什麼詞語來衡量一位傳奇英雄的戰鬥力,但是一位傳奇英雄的對於戰鬥局勢的改變,卻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身後的巨魔戰士們也衝上前,用手中的武器,傾瀉著自己的怒火。

沃騰迷迷糊糊地被侍衛叫醒,外麵已經有清晰的喊殺聲傳來,他這纔打了個激靈,扶著自己的腰,來回扭了半天,這才穿好衣服,臨走前還不忘回頭調戲房中的女狼人。

當沃騰走出屋子,立刻就吹了個口哨,一頭通體雪白,身披鎧甲的冰原戰狼迅速跑到了沃騰的身前,沃騰翻身上狼,戰狼向著戰場飛奔而去,一邊走,一邊發出狼嚎。

狼人王的嚎叫,是最好的集結號!

此刻,營地南門,也在巨魔傳奇戰將索隆格的帶領下殺入營地,衝擊狼人的防線。

但此時狼人已經緩過神來了,已經變得有條不紊,沃騰站在營地最高處,這個地方正巧可以看到兩個方向的戰況。

薩卡突破了東門陣地後,帶著他的巨魔小子們一路推進,跟在薩卡身邊的幾百人是一支精英部隊——巨魔王衛隊。

巨魔國王衛隊:身經百戰的巨魔們獲得了薩卡的認同,他們被賦予了最好的鎧甲和武器,獲得在戰場上與國王們並肩作戰的資格。

(大陸上的實力劃爲普通——精英——傳奇——半神——真神)。

這群巨魔全部身穿重甲,手持長刀長劍,出手一擊斃命,而狼人士兵們的武器砍在他們身上不疼不癢,隻能讓他們對戰爭的渴望更上一層,就這樣,薩卡帶著他的衛隊一路衝殺,他們的身後是更多的巨魔戰士和巨魔狼騎兵。

沃騰也當即長嘯一聲,派出了狼人重甲衛隊和狼人屠戮者,支援東部戰場。

狼人重甲衛隊:冰狼人為數不多的重甲部隊,手持長戟,在戰場上專門應付敵人的重甲部隊和巨獸們。

狼人屠戮者:這群不穿鎧甲的狼人擁有最快的速度和良好的靈活性,他們使用自己的爪子來殺敵,從不考慮自己會不會死,隻在乎自己能不能殺死敵人。

南部戰場則是由狼人將軍沃克全程指揮,他也是一位傳奇戰將,此時他正和索隆格進行真男人一對一大戰,雙方實力相近,誰也奈何不了誰,巨魔軍隊這邊也難以破陣,雙方僵持不下。

但薩卡率領的國王衛隊卻一路拚殺,狼人重甲衛隊和屠戮者確實對薩卡造成了一些影響,但有薩卡衝鋒在前,巨魔們士氣高漲,而且國王衛隊的實力本身就高於狼人軍隊,所以東部戰場一直是巨魔占儘優勢。

“轟——”。狼人東側營地的牆被戰象推倒了。

營地大門破開之時,薩卡便隻帶了一部分精銳軍隊衝進營地,其餘都在營地外待命,為的就是等這一刻,數千巨魔戰士衝進營地,必然會讓狼人們產生混亂。

“巨魔們,戰鬥!”薩卡發出了戰爭的怒吼,族人被殺,家園被毀的仇恨,今天要在此全部清算!

“嗷嗚——”“嗷——”巨魔狼騎士和戰象騎士都衝進了戰場,狼騎士去擊殺那些落單的狼人士兵,而戰象騎士則一路碾過狼人營地,營地建築直接推平,狼人直接碾過。

沃騰此時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咆哮。

巨狼們,出來吧!

從營地中央走出來十幾頭巨狼,這些巨狼有四五米高,個個身披重甲,露出鋒利的牙齒和爪子,看著麵前的巨魔,巨狼們流出了口水。

巨魔狼騎兵的冰狼直接大多都嚇得癱倒在地,少數冇被嚇癱的也抖索著再無戰意,戰象們也豎起了毛髮,作為冰原霸主之一的它們也感受到了危險。

這便是沃騰最後的底牌,十幾頭精英冰原巨狼。

薩卡眯起了眼睛,精英部隊之間也是有差彆的,就比如說眼前的巨狼和自己身邊的親衛隊,即使算上自己,硬打的話,恐怕也剩不了幾個人,更何況,對麵也有一個傳奇戰將沃騰在和他對峙。

正在薩卡猶豫之際,沃騰舉起武器,指向巨魔們,發出一聲長嘯,他身邊的巨狼同樣發出一聲長嘯,隨後衝向巨魔軍陣,巨狼踏在地麵上,踩起一團團白色雪花。

冇有退路了,隻能殺出一條血路。

“巨魔們,衝鋒!”

薩卡衝鋒在最前,緊跟著他的依然是他的國王衛隊,薩卡一刀便擊退了向他衝鋒而來的冰原巨狼,但是他身後的國王衛隊冇有傳奇的實力,這些冰原巨獸衝入巨魔們陣線肆虐著,巨魔們悍不畏死,戰象騎士們操縱著戰象向巨狼衝去,可巨狼躲過第一次帶有獠牙的衝鋒過後,戰象的攻擊便再無威脅。

其餘巨魔戰士們也進行著一次又一次衝鋒,雖然戰鬥力占上風,但是人數卻討不到一點優勢,況且狼人們已經從被襲擊的慌亂中恢複過來,開始進行有效的防禦,能拿武器的拿武器,實在不行,從營地的房屋上拆一根凍的硬邦邦的木頭,這也是個好東西,照頭來一下可不是鬨著玩的,巨魔們無法推進戰線,突入營地的巨魔們被糾纏住,薩卡率領的先鋒軍也陷入苦戰,若是再這麼戰鬥下去,巨魔們將在此全軍覆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