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華,你從哪裡抱來的白毛狐狸?”

在淩華走近的時候,神裡綾人總算是看清了被妹妹抱在懷裡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一隻白毛的狐狸,要不是那條蓬鬆的尾巴,神裡綾人差點認成了一條白色的小狗。

白有蘇:你纔是狗,你全家都是……

“這個啊,我從鳴神大社裡抱來的,我看這隻小狐狸這麼可愛,就抱來玩玩啦。”

神裡綾華嘬了嘬手指,滿不在意地說道。

“淩華,你怎麼亂抱八重宮司家的寵物呢?這種行為可不好,正好八重神子小姐現在正在社奉行,我帶你去把這隻寵物還回去吧。”

“哥,讓我再抱一抱行不行?”

聽著兄妹倆的對話,白有蘇一下子就懵了。

啥玩意兒?八重神子那個傢夥在附近?

要是讓她看到我現在這個模樣,還不笑死。

不行不行,我要找個機會溜走。

隻是,說八重神子,八重神子就到了。

“神裡家的家主,麻煩你替我在這張紙上蓋個章嘍。”

“八重神子小姐,在這之前,我能問你一下,為何突然要舉行一場大型的典禮嗎?”

“這個嘛,保密。”

在淩華懷中的白有蘇在瞥見神子那詭異的笑容,心中感覺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

為了避免被屑狐狸發現,白有蘇縮在神裡綾華的懷中,用自己蓬鬆的大尾巴遮蓋身軀,起到了極強的掩耳盜鈴的效果。

可惜八重神子剛走過來的時候,便注意到了被神裡家大小姐抱在懷中的白有蘇。

八重神子:事實證明,憋笑有時候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好吧,你是鳴神島鳴神大社的宮司大人,你說了算,我隻是一個蓋章的。”

相比於神裡家的家主,八重神子這位宮司大人的身份以及地位更加高。

再說了,眼前的這位跟將軍大人關係匪淺,神裡綾人想都不想直接從懷中掏出了那枚家主印,在那張紙上蓋了個章,走了一下流程。

“那我走,了。”

接過蓋好章的紙張,八重神子向神裡家的家主告彆。

說話的時候,特意拉長了“走”這個字的字音,並且還特意瞄了某狐一眼。

“宮司大人,先彆走。”

“淩華,還不快把宮司大人的寵物還回去。”

神裡綾人覺得宮司大人這樣一步三回頭的模樣,一定是對方認出了淩華懷中的那隻白毛狐狸。

“好吧,臭哥哥。”

神裡綾華一臉不情願地將已經縮成一團的白有蘇交給了那個女人。

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白有蘇持續碎碎念中。

但是,上天並冇有滿足他的願望。

“小傢夥,走了,我們回家了。”

八重神子從神裡綾華的懷中抱走了一臉不情願的白有蘇。

“嗚嗚嗚……”

被壞女人暗搓搓地掐著肋下的軟肉,白有蘇差點痛得要叫出來。

不過為了維護自己最後的尊嚴,白有蘇還是發出了自己那虛偽的狐狸叫聲。

“八重宮司,你家的狐狸真的很可愛呢。”

神裡綾華的手中還留有餘力,並冇有立馬把白有蘇給放走。

“當然了,我家的小傢夥我當然知道。”

八重神子手中的力道更加大了。

白有蘇:為什麼要這麼折磨我,人家都要掉小珍珠了啦。

神裡綾華最後還是放手了,因為受到了哥哥的目光威脅。

……

“小傢夥,說說吧,你是怎麼被抱出來的吧。”

八重神子一邊肆無忌憚地撫摸著白有蘇身上的毛,一邊問道。

白有蘇:我怎麼知道,本來曬太陽曬得好好的,結果被一個小丫頭給抱走了,關鍵我要是化為人形,那就要尷尬死了。

“不想理你,壞女人。”

白有蘇用大尾巴把自己包裹住,維護著最後的倔強。

“哈哈,冇有想到小傢夥原來這麼有趣呢。”

八重神子笑了笑,同時她懷中的那張蓋上了章的紙條。

上麵附著上了一枚來自八重神子的雷印。

其上寫著:

婚禮倒計時——七天。

婚禮需要的用品——……

婚禮需要進行的準備——……

婚禮的見證人——……

婚禮的雙方

男方:白有蘇

女方:八重神子

注:一場來自狐妖一族內部的決定。

白有蘇:???

八重神子:姐現在可是狐妖一族的族長,我的決定就是狐妖一族內部的決定,有問題嗎?

白有蘇:Σ(oдo)-